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奪命琴音

            奪命琴音


            來源:中國民間故事網  作者:李曉敏

                民國初年,湖南邵陽城西有一家叫“瀟亞軒”的古董店,老板陳焱是個四十幾歲的胖子,平時笑嘻嘻的,待人甚是和氣,。但是在湖南一帶的古董行業中,他卻是一個聲名顯赫的人物,無論是任朝任代的古董,請他鑒賞,立馬便可以將此物說出個八九不離十出來,贗品更是逃不過他的眼睛,人稱“神眼陳”。
                這年冬天,大雪紛飛,逆風怒吼,一個叫梁子非的青年書生出現在邵陽城,只見他穿著一身單薄的青衫,背著一把形態怪異的古琴,步態輕盈地來到“瀟亞軒”的門中,便取下背上那把怪琴席地而坐在尺余厚的雪地上,彈奏起來,更絕的是,他每彈上一段,就會拿出一把黑油紙折扇朝身上拂了幾下,好象他此時置身的不是在天寒地凍的風雪之中,而是在烈日炎炎的六月天氣一樣。
                前段時間,陳焱正從京城一落魄商人的手中高價購得一幅唐寅真跡《佳人踏春圖》,欣喜若狂,每日都取出來細細地欣賞一番。這日,他正在看畫,忽然聽到有在自家門外彈琴,那曲子平平淡淡,只是那琴聲卻是圓圓潤潤,和睦飽滿,一聽便知道此琴絕非俗物,便忙收好畫,走出門外。梁子非也不理他,仍是專心彈奏手中的怪琴,。陳焱好奇地度步上前,盯著那把琴打量起來,這一看不要緊,差一點興奮得讓陳焱跳了起來,。原來,那把怪琴是一把不折不扣的漢代古琴,這種琴,遺留在世的已經不多。陳焱見那梁子非衣衫隱約有些破爛,面帶菜色,便猜想他可能是某名門世家的落魄子弟,找自己賣琴來了,所以就單刀直入地說:“這位兄弟,你在小店門口撫琴,想必也不僅僅是雅性所致吧!”梁子非還是不理他,陳焱又說:“兄弟這把琴看起來也有些年頭,而在下又把古物甚是鐘情,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把琴割愛賣給我?”
                梁子非一曲終了,半晌才冷冷地說:“先生見我坐在雪地之中,也不問我冷不冷,卻盡在打我這把琴的主意,這不是待客之道吧。”陳焱臉一紅,覺得十分慚愧,便邀梁子非進店。梁子非也不客氣,收起琴就跟著陳焱進了門。
                兩人坐定。陳焱讓家人炒了幾個小菜,燙了一壺酒,相互報了姓名便聊了起來,不料兩人一聊便很投機,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陳焱見梁子非一人漂泊異鄉,卻談吐不俗,便有心結識:“兄弟,不知你到邵陽來是公干還是有其它事情辦?”梁子非喝了一口酒,臉上生出幾分凄然,道:“小弟四海為家,今日到貴地純粹是想混碗飯吃,談不上公干。”陳焱心中一喜:“這樣最好,我有個七歲小兒,平常很調皮任性,不知兄弟是否愿意收他為學生,教他識字?”梁子非想也沒想,就爽快地答應下來。
                這樣,梁子非便在“瀟亞軒”住了下來,平時教陳焱的兒子習習字,讀讀唐詩宋詞,沒事的時候,就和陳焱聊聊詩書琴畫和古董,并且常常有內行的驚人見解。有一天,陳焱取出那幅唐寅《佳人踏春圖》,給梁子非看,梁子非捧住那畫,研究了一番,連聲叫絕,然后說:“這幅畫可值黃金千兩!”
                這樣又過了幾天。一日,陳焱正在和梁子非在店中閑聊,突然從門外走進兩條大漢,一進門就嚷著指名要買《佳人踏春圖》,陳焱上前拱了拱手,說:“兩位不巧,《佳人踏春圖》是本人的私人藏品,是不外賣的,不過,本店也不乏其它的名家字畫,二位想要……”不料兩個大漢不等陳焱說完,便從口袋中取出一把約有一兩幾重的小金刀,用力朝柜臺上一戳,然后一拱手道:“定金就先放在掌柜的這里了,三天后,我們主人自會來取畫,望掌柜的先保管好。”說完,兩人就大步跨出門外,走了。
                陳焱愣了半晌,才急急忙忙去看桌上那把小金刀,一看臉色大變,嘴里脫口而出:“大馬金刀!”原來,這大馬金刀是湘南一帶名氣和勢力最大的一個土匪頭子,手下有人槍兩百余條,早年專跟官府富商作對,從不驚擾平民百姓,也算是一條好漢。不料這兩年大馬金刀突然變得殘暴不仁,只要他看上某樣東西,就千方百計都要弄到手,連普通老百姓都不放過。那一把一兩來重的小金刀便是他來取物的標記和憑證。
                禍從天降,陳焱不禁傻了,慌慌張張地在房子里走來走去,坐立不安。梁子非卻不慌不忙,淡淡一笑說:“陳兄不必驚慌,小弟自有辦法幫你退他大馬金刀。”陳焱聽后疑惑地看看梁子非,將信將疑。
                一連兩天無事。第三天晚上,梁子非將院門打開,效仿孔明,若無其事地與陳焱在院中對飲起來。
                冷月當空時,梁子非對陳焱笑笑說:“月清風高,陳兄可有雅興聽小弟彈奏一曲?”陳焱木然地點了點頭。琴聲大作。只是這次的琴聲與往日很不同。平時,梁子非的琴聲總是四平八穩,波瀾不驚。而這次,琴聲卻突然變得如萬馬齊奔,電閃雷鳴之像,琴聲中好象感到烏云密布正朝邵陽城壓過來……正彈得高潮處,門口突然有人大聲叫好,隨后,十幾個身穿黑衣的蒙面大漢便走進院子里來,,為首的那一個想必就是大馬金刀了。
                陳焱的臉色嗖地一下便白了,梁子非卻鎮定自如,仍然旁若無人般在彈琴,好半天才停下來,對大馬金刀一干人等冷冷一笑,說:“當家的,你認為我的曲子彈得怎樣?”大馬金刀雙眼死死盯住梁子非手中那把怪琴,如五雷轟頂一樣全身一震,手網身后一揮,帶著一幫人就消失得無影無綜。梁子非哈哈大笑起來,陳焱也一時糊涂了。兩人又坐了一會,門外又人聲鼎沸,大馬金刀帶著幾十條手握快槍的大漢去而復返。梁子非這時臉上已有幾分怒意:“梁某今日本想不在此殺人,你倒不紫死活,以為我上怕你了。”
                大馬金刀朝天狂笑道:“我知道你遲早都會來找我的,剛才還差點被你唬了過去,我就不相信,今晚你會在此埋伏有千軍萬馬……再說,你武功再高強,你又如何逃得過我手下的幾十條快槍?你又如何殺我?!”梁子非輕撥了一下琴弦,冷笑一聲:“取你的狗命也需千軍萬馬?梁某今日僅憑一把破琴便要送你上西天!”說完,雙手就在琴弦上飛快地游走起來。琴聲如驚濤拍岸,時而飛沙走石,時而美妙動人……一群人不禁癡了。半晌,琴聲停,再看看那大馬金刀,已是七竅流血,暴斃當場。梁子非頭也不抬,說:“你們聽著,如果以后再有人冒我大馬金刀之名為非作歹和打陳掌柜的主意,下場便跟此人一樣,你們都聽明白了沒有?”一幫土匪愣在那里半天,竟齊齊點頭,然后托起假大馬金刀的尸體,蜂擁而去。
                看到這一切,陳焱竟如做夢一般,昏昏中聽到梁子非在說:“陳兄不必驚慌,我現在告訴你,我才是真正的大馬金刀,我也是為《佳人踏春圖》而來,只是遲遲不忍心下手。你我朋友一場,也算是緣分。畫,我不要了。就此別過,后會有期!”說完便背上那把殺人的怪琴,飛身躍出門外。待陳焱清醒過來,追到門外,清冷的大街上已是空無一人。


            ·上一篇文章:愛恨
            ·下一篇文章:揭秘:古時為何要在午時三刻開刀問斬?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wuxia/0731616353655F1F867AI5KF89952ED.htm


            相關內容

            ·七色奪命簡

            王升晨

            ·奪命字帖

            王仁昌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日照 | 海西 | 邵阳 | 任丘 | 如皋 | 醴陵 | 滁州 | 万宁 | 梅州 | 诸暨 | 慈溪 | 灌云 | 湖南长沙 | 衢州 | 芜湖 | 石嘴山 | 梧州 | 山西太原 | 白山 | 大庆 | 安康 | 廊坊 | 乐清 | 恩施 | 台北 | 塔城 | 凉山 | 仁怀 | 茂名 | 吉林 | 仙桃 | 常州 | 五家渠 | 凉山 | 七台河 | 克孜勒苏 | 温岭 | 鸡西 | 抚州 | 那曲 | 肥城 | 杞县 | 三明 | 遂宁 | 绥化 | 朝阳 | 垦利 | 四平 | 青州 | 红河 | 项城 | 宁波 | 娄底 | 吕梁 | 杞县 | 长兴 | 巴音郭楞 | 琼海 | 楚雄 | 龙口 | 兴安盟 | 承德 | 吉林长春 | 东海 | 宜春 | 攀枝花 | 秦皇岛 | 吉林 | 韶关 | 桂林 | 沧州 | 邹城 | 吕梁 | 三亚 | 巴音郭楞 | 威海 | 菏泽 | 朝阳 | 宁波 | 安岳 | 西双版纳 | 来宾 | 阳泉 | 铜陵 | 陵水 | 益阳 | 赵县 | 屯昌 | 山西太原 | 蓬莱 | 驻马店 | 临沧 | 天水 | 绵阳 | 溧阳 | 金昌 | 遂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