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愛恨

            愛恨


            來源:中國民間故事網  作者:玉隱

                她看見她的家里全都是尸體,滿地是血。她的父親用最后的一絲力氣把她扔進了水
            里,他知道女兒雖然只有十歲,水性卻極好,或許這是她唯一可以逃生的道路。
                “爹!娘!”她大叫。
                “孩子,記住,殺咱們全家的人姓柳,你一定要為爹娘報仇!”
                她看到的最后一幕是她父母人頭落地,殺手的手中握著一把正在滴血的劍。她沒有
            看清殺手的面目,但是清楚的記住了那把劍的樣子。
                水,淚水,血水。
                ……
                小伊從夢中驚醒,九年前那血淋淋的場院面仍然深深烙在她的心中,刻骨之痛。
                柳寒煙從山中帶了一只小豹子回來,人也正要像往常一樣一把推開木屋的門,忽然
            想起屋中還有她,她或許還沒有醒,應該輕點。他輕輕走進木屋,看見她已經醒了,靠
            在床邊,臉色蒼白。“你醒了?”他問。
                小伊沒有回答,她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柳寒煙。他有一張英俊的臉,他的眼睛里寫滿
            善良與溫情,頭發松散的束在身后,衣著簡樸,超凡脫俗。是他嗎?
                “你不用害怕,我不是壞人,天快黑了,見你昏倒在路邊,怕被野獸傷著,就帶你
            來到我的家中。”柳寒煙有些擔心,“有句話不知該不該問,姑娘,你好像身患一種怪
            病?”
                小伊釋然:“多謝公子救命之恩,”她定了定神,低著頭“公子所言極是。我自小
            父母雙亡又身患怪病,廣求名醫都不見好轉,后來聽說此山中一種草藥可暫緩病癥,便
            不遠千里趕赴山中,不想半途病發,昏倒在路邊……”一邊說一邊低聲抽泣,“……醫
            生說我活不過20歲,若得此藥或許可以拖個三五年,再圖他法醫治……”
                柳寒煙見她楚楚可憐柔弱無助的樣子,心中升起了一股強烈的保護欲望,若真如她
            所述,看她年紀已十八九歲,便正是死亡的邊緣,“姑娘,那種藥叫什么名字?或許我
            可以幫你找到。”
                “叫七葉無芯草”忽然她又面有憂色,“你真能幫我采到嗎?七葉無芯草,生在懸
            崖峭壁上,非常危險的……”
                柳寒煙心中有些感動,那少女身患重病卻還在為別人的安危擔心,他忽然想起曾在
            一處崖上見過“七葉無芯草”,“若是很危險,你也不方便去采……”
                “我總會有辦法的”小伊任性的說。
                “呆在屋里別讓野獸傷著,我出去一下就回來。”
                “晚上涼,多披件衣服”小伊羞澀的對他說
                柳寒煙一愣,隨即拎起一件外衣,快步走出木屋,他已決定去采那草藥。
                確信柳寒煙已走遠后,小伊才算松了口氣。她美麗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得
            意的笑容。
                她開始觀察周圍的環境,她坐在一張簡樸的床上,小屋里的陳設也很簡樸,一如剛
            才的少年一般。
                忽然,她的目光凝聚在一張供桌上,供桌正中擺放著一個陵位,上書“吾父之墓”,
            她雖覺得有些怪異,卻不再理會,她仔細看著陵位前的那把劍。在小伊的眼里,那是一
            把充滿血腥而罪惡的劍,就是這把劍奪去了她一家十幾口人命。但是她知道現在的時機
            還不成熟。若是仇家武功一般,便會在采藥時送了命,這算便宜了他;若不然,則他武
            功較高,自己就不能冒然出手。她很冷靜,九年來她用各種方法磨練自己的意志和武功,
            當她覺得有十分把握時,她才來到了這里。
                小伊繼續觀察屋里的擺設,她看見供桌下有一個布口袋,袋口伸出兩只毛茸茸的小
            爪子。她打開口袋,哇!原來是一只可愛的小豹子。
                小豹子友善地張著那雙烏溜溜的大眼睛,那樣子好像是在說:“謝謝你救了我。”
                小伊小時候是一個天真而充滿愛心的女孩子,尤其喜歡小動物,但是自從滅門血案
            后,她失去了全部親人,從此就再沒有人關心她愛護她。她開始變得冷漠而富于心計,
            她的全部感情只有仇恨、仇恨!
                “小豹子,你受傷了,是不是被他抓回來的?”小伊把小豹子抱在懷里,“是不是
            沒有父母關心你愛護你?我也是……”
                清晨,柳寒煙從山里回來,手里拿著“七葉無芯草”。他一進屋就看見小伊躺在床
            上,懷里樓著小豹子,臉上還露著笑容,臉色也不像晚上那樣蒼白了。“姑娘。”他輕
            輕叫了一聲,試探一下看她是否睡著了。
                小伊一驚,她怪自己為什么這么不小心,竟在仇人的屋子里睡著了。她裝成驚惶失
            措的樣子從床上摔下。小豹子受驚躲了起來。
                柳寒煙急忙放下草藥,過去扶她,“你沒事吧?”
                小伊的手碰到柳寒煙手臂的傷口,“啊!你受傷了”心中卻想,果然武功不差,只
            受了這點傷。
                “沒事的”柳寒煙不愿提及有人在他采藥時暗算他,幸好自己武功不差,只受了一
            點皮肉傷。
                柳寒煙第一次與一位陌生女子相處這么近,他忽然發現她很美,清澈明亮的大眼睛,
            長大的睫毛,小巧紅潤的嘴唇,他不由得有些迷亂。他看見她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去,這
            才意識到自己不該抓住一名少女的手臂不放。“我……我去煎藥了”他迅速離開床邊。
                在與他接觸的瞬間,小伊突然覺得有一種莫明的感情涌上心頭,那決不是仇恨,那
            會是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坐回床上。小豹子似乎很喜歡她,又鉆入小伊的懷里。“這小豹子是你獵回來的
            嗎?”小伊小心的問。
                柳寒煙一邊煮藥一邊答道:“我見它這么小又受了傷,便把它帶回家來想給它治治,
            可昨天晚上一忙就把這小家伙忘了。你是不是很喜歡它?”
                “是啊!它真可愛。咱們把它留下吧?”
                “你喜歡它就好。對了,姑娘,我平時吃素食,不知你是否習慣?”
                “這是為什么?”
                “這……”柳寒煙猶豫了一下,“大概是個人愛好吧。”
                小伊心想你父親生前殺人無數,就算你天天吃素,上天也不會寬恕你們的。“噢,
            公子,你以后就叫我小伊吧,不知公子如何稱呼?”
                “我叫柳寒煙”
                小伊默念這個名字,眼中現出殺機。
                十幾天后,小屋前的小院里。
                “小豹,小豹,你在哪里?別和我玩捉迷藏!”小伊從屋里跑出,到處尋找小豹子。
            因為有了小伊和小豹子的加入,小屋周圍時常充滿歡樂。
                “它在這兒。”正在修剪花草的柳寒煙從花叢中拎起小豹子遞給小伊。
                “你真是的,總是亂跑!”小伊撫弄著小豹子的頭,“呀!這是什么花?真漂亮!”
                “是紫風信子。”
                小伊沒有注意到柳寒煙的眼里掠過一絲憂傷,繼續問:“牡丹、丁香你不種,為什
            么只種紫風信子?”
                柳寒煙笑了,卻沒有回答。小伊這才發現他的笑里竟含著幾許傷感。
                “小伊,這幾日我一直都在查醫書,想治你病的方法,若是我找到了,治好了你的
            病,你會去哪兒?”
                小伊一愣:“我從沒想過會治好病,若真治好了,反到不知去哪兒了。我又沒有親
            人,在哪兒都無所謂。”
                “那你愿不愿留下來?”柳寒煙費了好大力氣才把這句話說出來。
                小伊心中一動:病是裝出來騙他的,他還真去查醫書了?莫非他喜歡上我了?他的
            父親當年讓我失去了最愛的父母,我如今一刀殺了他又怎能補償我多年來受的痛苦,不
            如我也讓他失去最愛后再殺他……
                柳寒煙看小伊面上陰晴不定,猜想她大概在考慮他的話,他不喜歡勉強別人:“我
            不著急,你決定下來,再告訴我吧。”
                小伊心里輕蔑的一笑,你又怎么知道我是在想如何殺你。她恢復那副天真無邪的面
            孔,怯怯的說:“那我再想想吧。”
                高高的山崖上,站著一男一女。小伊想那女人是自己,那男人是柳寒煙。他好像在
            對自己說什么,她聽不清。不!是她根本不想聽。她突然把他推下山崖,那山崖很高,
            她看著他慢慢往下掉。她狂笑……
                夢醒了,她仍記得她在夢里狂笑,可是臉上卻濕濕的,有滴咸咸的東西滑進嘴里。
                正是半夜。月光清淡如水。
                她發現柳寒煙不在,桌留著一張字條:“小伊,有人找我尋仇,勿出屋,保重。”
                小伊冷笑,那人果然如約而至。他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柳寒煙這次就算不死也得
            重傷。她慢慢拿起供桌上的劍。
                月隱入黑云中。
                林中,二人對持。
                風吹葉落,一片枯葉恰好飄至柳寒煙面前,擋住了他的視線。
                來人出招。刀光乍現,光華畢露,無聲無息。
                靜得出奇,那片枯葉被劈成兩半猶未落下。
                血順著柳寒煙的左臂一滴滴流下,滴在落葉上。
                來人驚詫:“你為什么不還手?”
                柳寒煙淡淡一笑,欺身進招。
                “七解擒拿手!”來人的聲音比剛才更驚異。
                五十招過后,來人已被柳寒煙點了穴道,刀落在一旁。
                “柳寒煙,你既然武功這么高,為什么還讓我砍上一刀才還手?”
                “因為我父親,他生前殺了許多人,我只想替他還清罪孽。凡來尋仇者,我都讓他
            們先砍上一刀,然后再還手。”說著柳寒煙解開自己的衣服,身上滿是傷疤。“上一代
            的恩怨為什么要由我們下一代來承擔?這樣延續下去,何時才能了結?”柳寒煙大笑,
            笑聲悲涼。
                他解開那人的穴道,放他離去。
                柳寒煙捂著傷口推開木屋的門。木屋里依舊很簡樸,因為有小伊布置的花,又增添
            了幾分溫馨。他已經精疲力盡,身上的傷口還在淌血。
                “小伊,不用擔心,來尋仇的人已經走了,把劍放回去吧。”他看到小伊平安,心
            里便十分高興了。
                突然,小伊的眼神從溫柔變得冷酷,嘴角冷起一種詭異的笑。
                拔劍!
                刺!
                “小伊,為什么?”
                小伊看見柳寒煙的眼神從欣喜慢慢變成悲傷,她的心忽然有些迷亂,劍也遲疑了一
            下。
                柳寒煙下意識地側了側身,劍穿透了他的右胸。
                “我姓慕榮,是姑蘇慕榮家的唯一幸存者。九年前你父親殺了我的全部家人,用的
            就是這把劍……哈哈……哈哈……”慕榮小伊的聲音幾近狂亂,“……哈哈……哈哈哈
            你想不到會有今天吧?……哈哈……”
                “我是沒有想到,沒有想到這最后的一劍竟會是你刺的……”柳寒煙臉色蒼白,聲
            音顫抖,他的傷口在痛,但是他的心更痛,就如同有人在他的傷口上潑了一瓶烈酒。他
            靠在墻上,劍還插在胸口,血從傷口涌出,他努力使自己不倒下:“小伊……你的病我
            找到醫治的方法了,藥方……夾在架子上的那本醫書里……”柳寒煙的意識開始模糊,
            他只覺得好累,好累,好想倒下去睡一覺,但是他怕會再也起不來,再也看不到小伊,
            “……小伊,小伊……我……好……喜……歡……你……”聲音微弱,消逝在小伊狂亂
            的笑聲中。
                柳寒煙倒在地上。
                小伊的笑突然停了。她聽見了,柳寒煙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她都聽得清清楚楚。
            她突然想哭,她感到九來的全部記憶都隨著柳寒煙的倒下而成為空白。只存在仇恨的生
            活,在仇恨消失后自然什么也不會留下了。而這半月來與柳寒煙一起的生活卻一幕幕呈
            現在眼前,他那迷人的笑容,善良的眼神,溫柔而優雅的動作……
                小伊跪在地上閉起眼睛,她希望這是一場夢。她感到淚水從自己的眼中滑落,咸咸
            的,還有一種淡淡的苦味。她什么都沒有了,沒有了親人,沒有的仇人;沒有了恨,沒
            有了愛;沒有了痛苦,沒有了歡樂……上代的恩怨為什么還要由下一代來繼續呢?為了
            早已過去的事情爭得你死我活,這又何必呢?她不知道。她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活
            著,為什么還活著呢?
                小豹子聞到血腥的氣味,本能的跑到柳寒煙的身邊,它嗅了嗅,然后興奮地跑上去
            用舌頭舔他傷口中流出的血。
                小伊想這一定是一場夢,一定是的,只要睜開眼睛,夢就會結束了,是的,會結束
            的。她猛的睜開眼睛,是血,小豹子正在舔柳寒煙身上的血。
                小伊的眼里突然閃過一絲光芒。她知道豹類是絕不吃死去的動物的。難道他還活著?
                柳寒煙摟著小伊靠在院中的一棵樹旁。小豹子早已長大,在他們身邊玩耍。紫風信
            子開花了,花瓣隨風飄落。
                金色的陽光灑在他們身上,形成一幅平靜而祥和的畫。
                “小伊,你還記得一年前你問我為什么只種紫風信子嗎?”
                “記得,當時你沒有回答我。”
                “因為紫風信子代表悲傷,是為父親種的,在那時我的全部生活只是為父親贖罪。”
                “后來我在花甫里又種了一種花,它現在還沒有開。你知道那是什么花嗎?”小伊
            輕輕的溫柔的問。
                “是玫瑰吧?”
                “是。代表幸福的玫瑰。我要為你的生活增添幸福和歡樂?!”

                                                  (完)


            ·上一篇文章:刃冷情深
            ·下一篇文章:奪命琴音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wuxia/073101656225A8GDD3A3F87H32BAD7J.htm


            相關內容

            無相關新聞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招远 | 灌南 | 邹城 | 酒泉 | 丹东 | 嘉兴 | 昌吉 | 定州 | 江苏苏州 | 沭阳 | 蓬莱 | 鹤岗 | 新疆乌鲁木齐 | 泗阳 | 邢台 | 巴彦淖尔市 | 灌南 | 燕郊 | 大丰 | 广饶 | 桐乡 | 鹰潭 | 临猗 | 嘉善 | 淮北 | 鹤壁 | 建湖 | 双鸭山 | 阿勒泰 | 厦门 | 宁德 | 琼海 | 天门 | 嘉善 | 宿州 | 淄博 | 荣成 | 儋州 | 偃师 | 新疆乌鲁木齐 | 改则 | 简阳 | 屯昌 | 鹤岗 | 临猗 | 辽源 | 吉林长春 | 广安 | 淄博 | 包头 | 扬州 | 普洱 | 乐清 | 丽水 | 黔南 | 烟台 | 临汾 | 丽江 | 定西 | 和县 | 博尔塔拉 | 阿克苏 | 宁波 | 岳阳 | 图木舒克 | 嘉峪关 | 保定 | 呼伦贝尔 | 湖北武汉 | 日照 | 平潭 | 铁岭 | 阿勒泰 | 驻马店 | 巢湖 | 云南昆明 | 沛县 | 延安 | 达州 | 南京 | 湘潭 | 和田 | 保山 | 唐山 | 泸州 | 雅安 | 汝州 | 芜湖 | 馆陶 | 铜陵 | 仁寿 | 云南昆明 | 乐平 | 庄河 | 延边 | 泰州 | 南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