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古劍

            古劍


            來源:中國民間故事網  作者:佚名

                北海之濱有座高山,山上終年冰雪縈繞,狂風怒號。
                山腳下一處偏僻的巖洞里,住著一個青年劍客。
                青年劍客已這在這里住了七年。前四年他隨著師父習武,由于他在拜師前就有一些
            武學的基礎,加上勤奮努力,四年之間,武功進步很多,成為師父最得意的弟子。
                就在第四年夏天,師父召集所有的徒弟,告訴大家他自己決定歸隱異邦,不再過問
            中原武林的事,而他們也都習武有成,可以下山了。徒弟們在一陣議論紛紛后分別收拾
            行李,盤算下山后的計劃,然后拜別師父,各奔前程。只有這個青年劍客早已立定為天
            下蒼生打抱不平的任俠之志,因此覺得自己的武功仍然不夠,還不能就此面對山下的世
            界。他左思右想,在眾人走后的一個傍晚,長跪在師父住的洞門口,請求留在師父身邊,
            繼續修練。
                他的師父沒有回答。黑夜漸漸滲進石洞,沉寂延續到大半個晚上。天快亮的時候,
            師父終于長嘆一聲說:
                “唉,我在中原收徒數十年,始終沒有發現什么可造之才,本想就此遁跡海外。想
            不到臨走之前,還能見到一個有心的人。也罷,本門的劍譜和秘圖,我竟是不用帶去了。
            你進來吧。”
                于是師父領他走進洞里最深的地方,從一條石縫里拿出一個古舊的布包。師父把布
            包放在桌上,鄭重的對它拜了三拜,才把布包交到他手上,告訴他說:
                “從今天起,你就是本門第二十六代的傳人。這里面是本門鎮山的劍譜,從不輕易
            示人。我看你有此慧根,可以傳授,就交給你了。
                我走之后,你照著練習,以你的天資,少則兩年,多則四載,必有所成。至于包袱
            的反面,那是一幅本門祖傳的秘圖,你要好好參詳。如果你有這個命,能看懂歷代師祖
            都沒有看出的秘密,就能找到一把古劍。那可是一把上古的神兵,切金斷玉,削鐵如泥,
            配得上本門傳人的地位。”
                師父說到這里,仰頭看一下天色,才繼續說:
                “時辰已到,你我就此別過,你好自為之,本門在此地的將來,就看你的了。”
                師父說完,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向洞外走去。青年劍客錯愕了一下,師父已經走到
            洞口。青年劍客狂呼挽留,但師父堅定的身影終于消失在黎明前最深沉的黑暗里,只剩
            夜晨相交之際混沌的狂風,兀自吹個不息。
                以后的三年,青年劍客嚴守師訓,獨自在山上苦練。他每天五更即起,一個人爬到
            山巔的雪地里,打坐運氣,蹤躍跳彈。上午他奔走十里的路,到山下的村子里替人打工,
            賺取微薄的工資,維持起碼的生活。吃過簡單的午餐后他回到山上,以整個下午的時間
            專心練習劍法。晚上在山洞里微弱的油燈下,他反覆展讀劍譜,揣摩秘圖。有時冬夜奇
            寒,獵來的獸皮都無法保暖時,他往往大吼一聲,挺身出洞,在疾風大雪中把本門的武
            功一遍遍地演練。每次練到最后他都漸漸忘記寒冷,在這片嚴酷的土地上達到天人合一
            的境地。
                這樣過了三年,青年劍客把劍譜里所有的招式演練精熟。當他施展出來的時候,招
            招連貫,一氣呵成。他自信如果與人對敵,這長江大海般綿綿不絕的劍勢,任何一個高
            手乍一面對,都只有被迫嚴密防守的份;而在把敵人壓制到頂點時,劍譜里最后一招也
            正好出手。這一招人先縱身而起,藉下墜之力直指對方要害,對方避無可避,除去硬行
            招架以外別無對策。由下向上的抵抗,自然吃虧不少,所以即使對手的功力比自己高些,
            也不難一擊而勝。
                就在劍法練成的同時,青年劍客對那張被他看過幾千遍的秘圖也有了頓悟。他大膽
            的假設,秘圖上下左右各不連續的四幅小畫,實際上說的是四件事,如果簡化成四句口
            訣就是:

                海中撈月
                花香鳥語
                三五之夜
                兔耳所指

                他雖然無法立即解開這個藏劍之謎,也決定應該到處找找,試試運氣了。
                青年劍客下山了。他封閉洞門,貼身帶著劍譜和秘圖,開始孤身在鄰近的大沙漠中
            闖蕩找尋。
                半年之間,青年劍客把沙漠幾乎走遍,最后他流浪到大漠的西南部。這是一片干荒
            已極的區域,絕無人煙,地面起伏不定,凹處滿是結晶的鹽粒,在強烈的陽光下發出白
            花花的光芒。不久青年劍客飲水告罄,在枯渴之中,他意識模糊的爬過一座座碎石剝落
            的小丘,當他終于在一座丘頂發現前面的凹地中有一泓泉水時,他只是跌跌撞撞的向它
            奔去,已經忘記考慮這是不是海市蜃樓的幻影了。
                幸運的是,這泉水是真的。它靜靜的臥在裸巖黃沙之中,呈現一個完美的新月形。
            泉水旁邊叢生著垂楊檉柳,開滿香味撲鼻的野花,當青年劍客仆倒岸邊,以口就水,牛
            飲起來的時候,一群水鳥受到驚嚇,紛紛展翅而起,繞著小湖一圈又一圈地高叫飛翔。
                青年劍客喝夠水之后,體溫降下,意識慢慢恢復,疲倦也隨之而來。他滿足的躺在
            幾棵棗椰樹的陰影下,沉沉睡去。
                他醒來已是傍晚,毫無云彩的藍天正開始轉暗,蒼穹之下,沙漠之中,枯渴余生的
            青年劍客深深感到做為一個劍客的孤獨。他站起身,回頭走上這片凹地外緣的高處。
                暮色中腳下蒼黑的新月形水面被沙漠的晚風吹起一陣陣漣漪,再看其他各個方向,
            都是綿延不絕的巨大沙丘。西方的沙丘被夕陽的逆光一照,輪廓模糊,層層疊疊,更顯
            得一望無垠。眼前起伏的沙漠,使青年劍客由海中起伏的波濤想起在東方海濱的老家,
            和家中兒時的生活。他點點頭,無限感觸的自言自語道:
                “難怪沙漠要叫做‘瀚海’……”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突然打住。他轉身再端詳一次即將消失在夜色中的新月形湖水,
            雙膝一屈,跪倒在逐漸閃亮的繁星下余溫猶存的黃沙上。突現的靈光,使青年劍客想到
            秘圖上“海中撈月”的一句,可能不該從字面上解釋成大海或大湖中月形的島嶼;正好
            相反的,它指的是瀚海大沙漠中一個充滿鳥語花香的月形湖泊!
                青年劍客背出秘圖口訣的后兩句,猛然抬起頭來,才發現群星澄亮,天已快要完全
            黑了。他想馬上憶起這天是什么日子,可是徒勞無功,奔走太久,他竟連日子都忘得一
            干二凈,但這一定是最后的關鍵。“三五之夜”當然是指十五月圓的晚上,那么秘圖上
            后兩句話的意思是否可以立刻知道,就要看今天是幾號了。
                青年劍客強壓下狂烈的期待,悄悄回到湖邊。憑他的武功,沒有費多少力氣便捉住
            一只棲息在水旁的灰雁。他殺死這只鳥,用它做晚餐,然后坐在已經冰冷的沙上,向天
            上凝望。
                月亮這時已經出來,青年劍客發現這天的月亮不到上弦,只亮了少半個。起初他有
            點失望,因為這表示他必須在湖邊等好幾天,謎底才能揭曉;可是當他無聊地低下頭來,
            月下的湖水映入眼簾時,他才發現自己的運氣可能好得出奇。
                原來青年劍客這時正在湖的東北岸,從他的位置看過去,新月和湖的形狀竟然極為
            近似,連兩端彎曲的角度都一樣。沙漠里干燥澄明的空氣,使新月纖毫畢現,蟾宮中的
            玉兔也已出現了一小部份。青年劍客就此悟出秘圖里最后一句話的意思:那“兔耳所指”,
            豈不就是指月圓時以月中玉兔的耳朵為標點,投在新月形湖泊附近相對的地方嗎?青年
            劍客高興得在湖邊大呼狂奔,驚起了葦叢中露宿的水鳥,也攪動了月光里氤氳的花香。
                以后幾天,青年劍客在月形湖泊的兩個尖角間用石塊堆出一條圓弧,做成滿月的樣
            子,又在湖岸相當于月中玉兔的位置逐日放置石頭作為指標。白天他打獵采果,補充糧
            食,晚上就對著日漸圓滿的月亮修正石塊,一心等待即將來臨的決定之夜。
                月亮終于圓了。這晚湖邊的景色特別美麗,上半夜微風吹動草木,發出細碎的聲音,
            沙地上樹影搖動,水面銀光跳躍。夜深之后,風靜止下來,月光輕柔的灑滿湖區,樹葉
            停止搖擺,一切安詳和平,完全看不出這兒是沙漠中僅有的潤澤之鄉,而湖盆邊緣之外,
            仍是毫無保留的,荒旱嚴酷的沙漠。
                青年劍客用這幾天做成的簡陋工具開始挖掘。他選定兩個位置,分別是玉兔兩只耳
            朵所指向的,滿月時月亮形狀區域里最外緣的一點。他相信與月亮的盈虧比較,這兩點
            是地上月圈中唯一在三五月圓之夜才被納入范圍的地方,必然有特殊的意義。
                玉兔右耳所指的一點,地下的沙是濕的,再挖下去就冒出水來。青年劍客雖然繼續
            挖了一段時間,卻什么也沒有找到,于是他爬出沙坑,奮起全身余力,向另一個標點努
            力。
                這次情況完全不同。移走許多干沙后,地下出現一片巖石,青年劍客的工具無法挖
            破石層,只得擴大坑底,尋找這塊石頭的邊緣。忽然,他發現靠月圈內側的石頭邊垂直
            向下,極為平整,像是曾被削砍打磨過,絕非天然生成。他大喜過望,撫摩巖石的雙手
            不知不覺猛力一按,一條直角的長形石緣應手而落,底下是個凹槽,槽里露出一片淺色
            的絲織品。
                青年劍客伸出顫抖的手想揭開絲綢,但是手剛剛碰到,綢緞竟碎成細粉,在不知什
            么時候又刮起的夜風里滿天飛舞。青年劍客曉得這必然是埋藏千百年的古物,才會形猶
            存而質已滅。他屏息等待,絹灰散盡之后,曙色之中,青年劍客看見石槽里躺著一柄形
            式奇古的長劍。
                青年劍客正心誠意,恭恭敬敬的向古劍跪拜行禮,然后雙手慎重地把劍連鞘拿起,
            對著沙漠的朝陽,拔劍出鞘。
                古劍色呈灰黑,質樸厚重,給人大巧若拙的感覺,近劍柄的地方有兩個看不懂的古
            字,應該是這把劍的名字。青年劍客持劍面東而立,按照師傳的心法,抱元守一,斂氣
            凝神,然后大喝一聲,施展出本門劍法,一招一招的練起來。
                有了這把上古的神兵在手,青年劍客覺得練起來特別順利,每招都發揮得淋漓盡致,
            從頭到尾,一如江水的歸向大海,奔流不息。當他縱身而起,使出最后一招的時候,簡
            直感到古劍和自己已經合為一體,本門武學的精粹,盡在于茲了。
                第二天,青年劍客向這小小的綠洲告別。這是一個只有他和不知多少年前那位埋劍
            的師祖共享的秘密。雖然停留不到半個月,他卻已對這兒的一草一木生出感情。青年劍
            客臨別依依,他把秘圖放進石槽,蓋子小心的蓋上,沙也堆回去,又到新月形的湖中沐
            浴干凈,才整裝出發。
                兩個月以后,青年劍客來到中原。一路上,他從荒無人煙的沙漠,穿越半干的草原,
            進入城廓林立,農田遍野的文明區域;從僅有風嘯沙吟的曠野,經過牛鳴馬嘶的牧地,
            到達人聲盈耳的城市;也從只被赤裸的自然法則支配的化外,逐步走入在弱肉強食、優
            勝劣敗的本質外面,披著愈來愈厚偽善外衣的十丈紅塵。
                青年劍客感到這是他一展抱負,行俠仗義的地方了。起初他抱定多用耳少開口的原
            則,一邊到處替人做零工,一邊聆聽人們的傾訴。
                漸漸他發現,有一個外號叫做“中州毒龍”的惡霸,最常成為受欺壓的善良百姓口
            中痛苦的來源。青年劍客每聽完這樣的訴苦與嘆息,都把它記在一本簿子里。一天晚上,
            他在小客棧的油燈下翻閱簿里中州毒龍惡行劣跡的記錄后,確定是行動的時間了。他拔
            出古劍,細細的上油擦拭,準備開始手持這把上古的神器,誅盡天下惡徒。
                又過了幾天,一個殘月將沉的晚上,四更時分,青年劍客準時找上中州毒龍的老巢
            飛龍山莊。他完全沒有把山莊四周的暗椿放在眼里,在由遠而近的幾聲慘叫后,幾個起
            落,便氣定神閑地傲然站進了山莊前寬敞的院落中央。院子四周高掛的許多風燈,在他
            身體周圍投下一圈放射狀的淡影。
                山莊里殺氣猛然高漲,各處黑影晃動,忽然幾個勁裝大漢從青年劍客背后的方向飛
            身撲出,大刀花槍齊上,一語不發的紛紛向他砍過去。青年劍客不慌不忙的揮動一柄銀
            光閃閃的長劍,轉過身來一下子就把幾條大漢刺倒在地。四下人影暫退,殺氣卻更加濃
            厚,突然山莊正堂的大門緩緩打開,二十幾個人一語不發的魚貫走出,分列兩旁站定,
            最后出現一個身披斗蓬,又矮又胖的中年漢子,燈影里看不清他的面目,但自有一股嚇
            人的威風。中年漢子沉聲說道:
                “閣下留書挑釁,又果然單身赴約,在下十分敬佩。但不知為什么非得跟我過不去
            不可?”
                青年劍客右手拋掉平常使用的普通青鋼長劍,左手從懷中掏出一本簿冊,握在手中
            揚了一揚,中州毒龍的手下紛紛側身閃避,只有中州毒龍屹立不動。青年劍客不屑的說:
                “我有所不為,所為則必有原故。簿子里記的事,我會在你的墳前燒給你看。”
                中州毒龍右手一抬,旁邊立刻有人為他解下斗篷,捧上大刀。他拔刀在手,突然罵
            出一連串的臟話,大刀跟著揮出,這是他使敵手分神的典型打法。青年劍客對此卻早已
            洞悉,在中州毒龍拔刀的同時,古劍出鞘,以先于對方毫厘的時機出招,搶到了先機。
                一切正如青年劍客所料,他迅如奔雷的劍法,迫使中州毒龍一上來就處于守勢。青
            年劍客愈打愈順,劍勢如行云流水,前一招尚未用老,后一招接著遞出。中州毒龍忙于
            應接,兩次不得不以刀架劍,大犯高手過招之忌。
                青年劍客一面為自己縝密策劃的戰略和本門奇奧的劍法得意,一面在刀劍兩次碰撞
            之后,也對中州毒龍的大刀仍然完整無損起了一絲疑念;可是劍勢一動,雙方又是以快
            打快,實在無暇細想。不久中州毒龍的刀法漸呈支絀,青年劍客乘機大喝一聲,猛然縱
            身而起,最后一招出手。
                中州毒龍大驚失色,感到頭頂上無比的壓力從天而降,四周已無處可避。絕望之下,
            只得凝聚全身功力,單刀平舉上架,作困獸之斗。
                一聲奇大無比的金鐵交鳴響過,兩條人影倏然分開,一個重重的摔倒在地,只抽動
            了兩下就不再掙扎;另一個鮮血染紅了大半段右邊的袖子,雖然已經握不住大刀,卻總
            算躲過殺劫,挺立未倒。
                四下里出現一陣短暫的寂靜。月沉星暗,一只受到驚嚇的燕子沖天飛起,凄涼的叫
            聲只發出第一個音,就被同時發自院落各地,像海濤一般的歡呼聲淹沒。中州毒龍的幾
            個親信從驚愕中醒轉,馬上跑來為他裹傷、拾回大刀,他也馬上被潮涌而來的諛辭包圍。
                一片雷動的歡聲中,青年劍客仰天死在干硬的黃土地上。前額上有一條又橫又深的
            傷口,鮮血之外,可以看見白色的顱骨和腦漿。他右手還緊緊握著半截斷掉的古劍,至
            于被砍掉的劍尖,早已不知飛到哪里去了。
                中州毒龍的另一些手下逐漸圍聚在青年劍客尸體四周。一個花白胡須,干瘦矮小的
            老頭首先彎下身去檢查,他費力的扳開青年劍客右手手指,抽出斷掉的古劍。他正要把
            斷劍隨手放在地上,卻在接近劍柄的地方發現兩個篆字。老頭子瞇著眼睛看清這兩個字,
            不覺發出“哎呀”一聲,立刻提著斷劍跑到中州毒龍面前。
                幾個親信紛紛讓開,老頭子雙掌捧上斷劍,恭敬的對中州毒龍說:
                “莊主請看,這劍柄上的兩個古字,是‘徑路’呀!”
                “哦?”
                “古者,匈奴單于有寶劍,其名‘徑路’,后于大漠中為漢人得之,即潛隱不現,
            大概就是這把劍了。它可是秦、漢之間的古物啊。”
                旁邊隨即有人接道:
                “當家的武功高強,天生神力,什么寶刀古劍,還不是一砍就斷……”
                中州毒龍擺手打斷他的話,低頭細看了一會,忽然仰天狂笑,笑聲穿透晨曦,使其
            他的人語全部停止。笑完之后,中州毒龍伸出左手拍拍老頭的肩膀,拉過他來,以只有
            他們兩個人聽得見的聲音說:
                “師爺,沒事啦。這小子的武功真不差,能找到這把劍,更算他有心;只是他忘記
            了,一千多年以來,冶鐵煉鋼的技術進步了多少。”


            ·上一篇文章:獨眼大俠
            ·下一篇文章:日月斬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wuxia/07310164759BEKG973FD0B1C5A511CF.htm


            相關內容

            無相關新聞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三亚 | 诸城 | 通辽 | 日喀则 | 吕梁 | 潍坊 | 中山 | 湖北武汉 | 鄂尔多斯 | 任丘 | 兴安盟 | 厦门 | 广汉 | 潍坊 | 基隆 | 晋中 | 宜春 | 吉安 | 遵义 | 扬中 | 新余 | 石河子 | 文昌 | 资阳 | 库尔勒 | 陵水 | 渭南 | 百色 | 阜新 | 长兴 | 海南海口 | 广安 | 铁岭 | 包头 | 泗阳 | 石狮 | 日土 | 澄迈 | 那曲 | 大同 | 无锡 | 柳州 | 秦皇岛 | 平凉 | 鄢陵 | 瓦房店 | 赤峰 | 郴州 | 延边 | 张北 | 襄阳 | 杞县 | 邳州 | 绥化 | 常德 | 五家渠 | 溧阳 | 灵宝 | 三亚 | 株洲 | 兴安盟 | 湖北武汉 | 仁怀 | 溧阳 | 宁国 | 黄石 | 灌云 | 黄石 | 湖州 | 克孜勒苏 | 保亭 | 克孜勒苏 | 嘉兴 | 曲靖 | 漯河 | 澳门澳门 | 徐州 | 东方 | 绥化 | 阿勒泰 | 宜昌 | 阳春 | 天门 | 宜昌 | 抚州 | 桂林 | 宁国 | 金坛 | 绥化 | 恩施 | 日喀则 | 黑龙江哈尔滨 | 临猗 | 本溪 | 惠州 | 苍南 | 兴安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