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窩心腳

            窩心腳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undefined undefined
              清末,沈陽“永興”鏢局有個滄州鏢師,名叫盧連舉,外號“窩心腳”。此人五十多歲,中等個頭,小鼻子小眼,說話細聲細氣,沒一點英豪之氣。不知底細的人,都以為他是鏢局打雜的。
              俗話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盧連舉自幼拜滄州名俠馬云飛為師,練成了一身超群武功。特別是“連環鴛鴦腿”,遠近聞名。與人交手,手腿并用,三招兩式,就可置人于死地。他仍不滿足,又苦學了一招兒看家絕技——窩心腳。此招為少林寺一名武僧所傳,出腳奇特兇狠,不易防守。盧連舉就是憑此絕功受聘永興鏢局的,并由此得名“窩心腳”。由于“窩心腳”殺機畢露,極易傷人,盧連舉一般絕不輕用。
              這一天,盧連舉押鏢去邯鄲。途經滄州,晚上宿在東門里李家客店。盧連舉回到了老家,朋友們聽說后,紛紛來看望他。其中有一位師弟,名叫王清江,二人說起授徒傳藝的事來,王清江面帶愧色,雙目垂下淚來。
              原來,十年前,王清江收了一個徒弟,名叫孫鐵頭。這小子別看長了一副憨笨樣子,可聰明伶俐,腰身極好。王清江非常喜愛,把他當做親兒子一般,不遺余力地傳授他各種拳法器械。不僅如此,就連師父傳他的看家本事“連環鴛鴦腿”,也傳給了孫鐵頭。幾年后,孫鐵頭不但拳腿功夫達到上乘,還練成了鐵掌銅頭的絕技,在滄州一帶漸漸有了名氣。人們一夸贊恭維,孫鐵頭可就不知天高地厚飄飄然起來。漸漸地與城里的地痞無賴們攪到了一塊,吃喝嫖賭不說,還恃武做起強盜來,成了地方上的一害。王清江知道后,雷霆大發,將孫鐵頭訓斥了一頓。怎奈孫鐵頭已野了性子,匪氣十足,哪里還買他這個師父的賬?三句話不投機,竟跟師父捋起胳膊來。王清江此時已不是年輕力壯的孫鐵頭的對手,竟讓孫鐵頭苦揍了一頓。王清江愧對祖師,無臉見人,大病了一場……
              盧連舉聽完師弟的訴說,怒火上撞,天下竟有這等忤逆之徒!要不是心急趕路,他真想會會這個不肖的東西!他埋怨師弟收徒不該良莠不分。師弟王清江后悔眼瞎心瞎,不該收了這樣一個禽獸不如的惡徒。二人嘆息一回,悶悶而散。
              第二天一早,盧連舉登程趕路。來到白家渡口,剛要裝船過渡,只見岸邊大搖大擺來了一條大漢。此人二十五六歲的樣子,五大三粗,腰扎一條帶釘子的寬邊功力帶,肥頭大耳,壯得像個鐵塔。這人來到渡口,一腳踩住了石柱上栓船的纜繩,倆胳膊胸前一抱架,陰陽怪氣地說道:“哪個是押貨的盧鏢師,我有話跟他說!”
              盧連舉是個走南闖北的人,江湖上的一套已吃透了,見此人情景,就知是個“吃白人”(行話,不是好東西的意思)。他想,堂堂滄州武鄉,光天化日之下,難道會有人在這擁擠的渡口謀行不軌?決不可能!所以,他并沒放在心上。答腔道:“我就是押活兒的,你是誰?”說著走上岸來。
              黑大漢上下打量了一番盧連舉,見他如此一副尊容,不屑地撇撇嘴,雙手一抱拳道:“你就是盧……噢,盧大爺,我是你的師侄孫鐵頭啊!”
              盧連舉一聽他就是孫鐵頭,陡然變色,氣往上撞,冷冷地說道:“我沒你這個師侄,我也不是你的師大爺,快快走開!”說完,就要去解纜繩。
              孫鐵頭吃了個窩脖,并不以為然。伸手攔住道:“哎喲,師大爺,你著什么急呀!昨個我是不知你來,要知道早就拜望你去了。咱爺兒倆第一次見面,我想領教你那‘窩心腳’!我師父不會這一招,我想學學!”盧連舉“哼”了一聲,憤憤地說道:“休再羅嗦,我心急趕路,快快走開!”
              孫鐵頭仍是不動,步步緊逼:“師大爺,你不要這么絕情吧?這一招兒是我是學定了!今兒個不教,你休想離開!”
              “你……”
              人群越聚越多,不少人看不下去了,議論紛紛:“有這么學藝的嗎?這不是找茬鬧事嗎!”這時,王清江也趕來送行,見此情景,擠進人群,對孫鐵頭喝道:“你這個大逆不道的畜牲,還不快快滾開,今兒個還敢對你師大爺無禮?”孫鐵頭道:“師父,你這是怎么說話?你不會‘窩心腳’,還不興我向師大爺討教嗎?”
              此時盧連舉的臉由白變紫,由紫變紅。他緊咬著后槽牙想道,這種狂妄之輩,不教訓教訓他如何知道天高地厚!想到這里,緩了一口氣道:“好吧,既然你想學,我成全你!來吧,我先看看你的功夫。”
              孫鐵頭今番來渡口碼頭,說向盧連舉學“窩心腳”是假,其實是來與盧連舉較藝的。眾目睽睽之下,孫鐵頭一聽說看看他的功夫,非常高興,說聲“獻丑了!”暗運一口氣,大吼一聲,躬身向著栓船的石柱撞去,只聽“咔嚓”一聲,對掐粗的石柱應聲而斷!眾人大驚失色,全都看傻了眼。
              孫鐵頭撞斷了石柱,仍不過癮,伸手抄起栓船的纜繩,圓睜二目,雙手一捋,說聲“斷!”拇指粗的纜繩,齊刷刷斷為兩截!盧連舉看罷,贊嘆道:“真乃鐵人神力,好功夫,好功夫!”贊嘆罷,又不由得惋惜起來:“可惜啊可惜,這身功夫用歪了……”
              孫鐵頭見自己的兩招兒震住了盧連舉和眾人,心里別提多樂了。一抱拳道:“請師大爺也露兩手看看!”
              盧連舉擺擺手道:“不必了,你出手吧,我這里接招兒就是了!”孫鐵頭沒想到盧連舉會這么痛快地讓他打,略一猶豫,說聲“請了!”出手十分兇狠,步步緊逼,一招兒緊似一招兒,一式快似一式,拳拳不離要害。眾人都暗為盧連舉捏了把汗。這小子手把子那么重,要是打上還了得!盧連舉在這種凌厲的攻勢下,只是招架,閃展騰挪,左避右躲,快捷如燕子,靈巧賽白猿,孫鐵頭盡管拳毒招狠,可絲毫碰不著他一根毫毛。二人在河岸上行拳如風,戰了數十個回合,不分勝敗。
              孫鐵頭有些焦躁起來。他想,盧連舉的功夫果真比王清江強多了,這樣相持下去于己不利。遂掏出一枚燕尾小鏢,猛然跳出了圈子,說聲“著家伙!”出手就要甩鏢。盧連舉眼觀六路,比他還快,早在他掏鏢時就做好了準備。孫鐵頭剛一起鏢,他的腳已到,大喝一聲:“窩心腳在這里!”“當”,一腳正踢在孫鐵頭的左胸上。孫鐵頭猝不及防,鏢沒甩出,卻“咕咚”一聲捧在了地上,頓時吐出了一口鮮血。
              踢倒了孫鐵頭,盧連舉撣撣身上的土道:“你這逆賊,傷師敗倫,天理難容!今兒個留你一條性命,自省去吧!”說完轉身便走。
              王清江見師兄替自己懲罰了逆徒,心中高興,緊隨其后,說道:“師兄,這個畜牲已沒有一點人味兒,還留他干什么?”
              盧連舉道:“師弟放心,我這一腳只用了八分力氣,不消半月,他就成了廢人,要想重新走路至少三年……”
              果然,半個月后,孫鐵頭便癱在了炕上,他又悔又恨,可又毫無辦法,只好默默地吞咽著自己種下的苦果。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探秘神秘的江湖:古代鏢局都有哪些行業規矩
            ·下一篇文章:無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wuxia/071022124243419D59K44GB59A7307AF.htm


            相關內容

            無相關新聞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长葛 | 桐城 | 文山 | 肇庆 | 锦州 | 如东 | 涿州 | 酒泉 | 新泰 | 桂林 | 垦利 | 曹县 | 青海西宁 | 昭通 | 枣阳 | 宝鸡 | 阿里 | 朔州 | 鄂尔多斯 | 铁岭 | 肇庆 | 吉林 | 江西南昌 | 阳江 | 通化 | 平潭 | 绵阳 | 龙口 | 新乡 | 灌南 | 新乡 | 武安 | 南通 | 大兴安岭 | 宁波 | 三亚 | 辽阳 | 锦州 | 齐齐哈尔 | 晋城 | 寿光 | 黔西南 | 马鞍山 | 嘉峪关 | 中卫 | 肥城 | 昌都 | 吉林长春 | 三河 | 定西 | 高密 | 灌云 | 三沙 | 大丰 | 永康 | 温岭 | 澳门澳门 | 白沙 | 五指山 | 阜阳 | 湖南长沙 | 深圳 | 桂林 | 南安 | 西双版纳 | 许昌 | 招远 | 台山 | 黔西南 | 崇左 | 安吉 | 上饶 | 楚雄 | 河北石家庄 | 巴彦淖尔市 | 舟山 | 玉树 | 永康 | 武威 | 鄢陵 | 天水 | 朔州 | 乌海 | 连云港 | 商丘 | 昭通 | 灌南 | 营口 | 永新 | 东营 | 泗阳 | 十堰 | 顺德 | 滨州 | 山西太原 | 黑龙江哈尔滨 | 桓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