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皮匠附馬

            皮匠附馬


            來源:中國民間故事網  作者:佚名

               有個公主很有才華,雙手能寫梅燈篆字。公主年過二九,皇上想為她招駙馬。跟公主一商量,公主說:“我有寫的一張梅花篆字,把它張貼在午朝門外,誰能認得全,就招誰為駙馬。”皇上點頭答應,親自寫了皇榜,和公主寫的那張梅花篆字一起張貼在午門以外。
                哪知,這梅花篆字貼出年把的時間,也沒碰上一個能認識的人。一天,從鄉下來了一個小皮匠,挑著皮匠挑子路過午門,看見門旁貼著一張象圖畫一樣的字,好看的很,便放下挑子,湊過去看。這時,看守皇榜的值日官趕忙走過去問:“你認得這張梅花篆字嗎?”小皮匠搖搖頭,慢聲拉語地說:“一字不識。”看守皇榜的官員心想:皇榜貼出一年多了,沒有個說認得這梅花篆字,這個小伙子只有一個字不認識,就算不錯了。就拉住小皮匠不讓走,立即奏請皇上拿主意。皇上也認為只有一字不識,學問也不錯了,就降旨召見小皮匠。
                小皮匠被內侍帶入宮里,更換了朝服,送上朝廷去見皇上。小皮匠給弄懵了,心想:我的挑子還在大街上哩,這是怎么回事呀!他正在胡思亂想,就聽皇上問:“你認得梅花篆字?”小皮匠趕忙跪下回答:“啟稟萬歲,我一字不識。”皇上見小皮匠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就說:“一字不識無關緊要。”隨告訴文武百官:“朕意已定,將這位能識梅花篆字的年輕人招為駙馬。”并立即命令當朝宰相,選擇吉日良辰,給公主成親。
                幾天后,小皮匠跟公主成了親。公主問他跟誰學的梅花篆字,他說:“我是個皮匠,根本不懂什么叫梅花篆字。我不愿來,是他們把我硬弄到這里來的。”公主一聽,氣不打一處來,說:“你有欺君之罪,我要奏請父王,把你推出午門斬首示眾。”小皮匠一聽,慌忙跪在公主面前說:“公主,我的命不值一個糊棗錢,可你的名聲事大呀!我看,公主還是別張揚了”一番話,說動了公主的心,公主也只好如此這般罷了。
                又過了些日子,滿朝文武要宴請駙馬。公主知道這事后,怕露了餡,就對小皮匠說:“滿朝文武要宴請你這位駙馬,酒席筵前定會考問你一番,你可要作個準備呀!你記著,要是他們問你念過什么書,你就說念過五經四書。要是再問,你就說,自從盤古立天地,哪有臣宰考駙馬,他們就不會再問你了。”
            小皮匠斗大的字不識一個,又有點笨,記不住這么多話,特別對“盤古”二字,念咕了好多遍,還是記不住。公主沒法,只好用紙殼糊了個小鼓,赴宴的時候揣在懷里,要是忘了,摸摸它就會想起來的。
                一天, 小皮匠真的應邀到麒麟閣赴宴。酒席筵前,文武百官都夸獎駙馬爺認得梅花篆字,學問很大。有的問駙馬爺都讀過哪些詩書?誰知,小皮匠把“五經四書”這個詞給忘了,一時想不起來。說也巧,他這次進京,路上碰到了一起趕考的舉子,還幫這些舉子挑過書箱和行李,一路上搭伴進京,倒也快活。特別是這些讀書人作詩、聯句,小皮匠雖不懂,卻聽得津津有味。有一回,一位舉子吟出什么“驚濤拍岸,地卷天覆”的詩句。小皮匠這回猛古丁地想起了這句話,就隨口回答說:“我讀過‘地卷天書’。”你別說,這“地卷天書”還真地把文武百官給唬住了。有人問他這“地卷天書”都包括哪些內容。小皮匠心里話,不能讓他們再問。誰知他又把“盤古”這詞給忘了。他順手摸了摸懷里的小鼓,不巧小鼓給擠扁了,就說:“自從扁古立天地,哪有臣宰考駙馬!”這么一來大伙不敢再問了,只有老宰相追問說“只有盤古立天地之說,哪有扁古立天地的記載?”小皮匠知道說錯了,只好“錯擲錯賠”,就隨口答道:“扁鼓是盤鼓的爹,《地卷天書》上寫得明明白白,你們哪里知道。”文武百官聽了,想笑不敢笑,更不敢再說什么。大伙心里有數,倘若惹惱了當朝駙馬,公主怪罪下來,是要殺頭的,只好都裝起糊涂來,還連聲稱贊駙馬爺學問深、見識廣呢!自古以來會拍馬屁是不吃虧的。
                一年以后,越南王派使臣來中國面見皇帝,說要跟中國官員打啞謎,滿朝文武沒有一個敢出頭的。還是老宰相有點子,他跪在丹墀回了話:“啟奏我主萬歲,咱朝駙馬公識得梅花篆字,讀過地卷天書,知道扁古的事情,一定會打啞謎。”皇上準奏,第二天宣駙馬上朝,跟越南使臣打啞謎、猜心眼。
                越南使臣和駙馬爺來到朝堂,面對面坐著。開始打啞謎了,越南使臣首先用手指了指嘴頭。小皮匠在啄磨:這是什么意思?那真是丈二的金剛,叫人摸不著頭腦。忽然,他看到越南使者穿的那雙皮靴,靴頭破了個口,就認為是要他用牛嘴頭上的皮給補補靴子。他心時話,你這個外行頭,嘴頭上的皮哪比得上脯肋上的皮呀!就不自覺地隨手拍了下自已的胸脯。越南使臣看了,一愣神,接著又伸出了一個手指頭。小皮匠想:一個外國大使補靴子,只出一兩銀子,末免太小氣一點,至少也得出二兩銀子嘛!他邊想邊伸出了兩個指頭。越南使臣接著又伸出了三個指頭。小皮匠一看,這位外國使者要給三兩銀子,后悔自己要少了價,他這是有意笑話我,就趕緊伸出四個指頭擺了擺,意思是說,四兩銀子我也不干了。
                啞謎打到這里結束了,越南使臣站起身來,朝皇上說:“還是天朝上國能人多,這次打啞謎你們贏了。”皇上莫名其妙,問是怎么回事。越南使者說:“我手指嘴頭,表示口吞日月,他手拍胸脯,意思是懷抱乾坤。伸一個指頭,表示一統華夷。他伸兩個指頭,是說仍分南北二國。我伸三個指頭,表示我們越南擁有三百武將。他又伸出四個指頭,說你們天朝上國有文臣四百。看起來,天朝確有能人,敝國甘敗下風,還是要年年進貢,歲歲進朝。”小皮匠一聽,心里話:好家伙,這里頭還有這么多道道,我哪里會知道呢!
                越南使者退出朝廷,皇上便問駙馬爺何時學會打啞謎,怎么對答出來的。小皮匠怕露了餡,哪敢說出補靴子的那套想法,只是說:“臣自幼讀過地卷天書,對打啞謎、猜心眼略有研究,故能對答得出來。”皇上聽了,著實夸獎了一番,并賞錦鍛百匹,黃金千刃。
                滿朝文武明知駙馬爺是個大草包,可這回讓他給弄準了,誰敢再說個不字?就是私下里,也不敢議論什么,生怕皇上怪罪下來,吃不了兜著。就這樣,小皮匠成了朝中的能人,紅得發紫,美名遠揚了。
              

            一九八七年三月六日采錄于柴胡店鎮文化站
            講述、搜集者:張士哲 男 柴胡店鎮柴胡店村 退休教師


            ·上一篇文章:宰相肚里能撐船
            ·下一篇文章:乞丐充軍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minjian/0731215193647C2H39JHCIC98FC0C3B.htm


            相關內容

            無相關新聞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保亭 | 新乡 | 阿拉尔 | 宜昌 | 果洛 | 日土 | 甘南 | 任丘 | 宁国 | 芜湖 | 玉林 | 西藏拉萨 | 白山 | 晋江 | 博尔塔拉 | 泰兴 | 武安 | 滨州 | 玉环 | 韶关 | 广汉 | 白山 | 泗阳 | 潮州 | 曲靖 | 抚顺 | 忻州 | 台南 | 万宁 | 塔城 | 仁怀 | 南平 | 海宁 | 瓦房店 | 屯昌 | 江门 | 图木舒克 | 广州 | 庄河 | 信阳 | 张家界 | 曲靖 | 延安 | 清远 | 保定 | 乌海 | 滕州 | 鸡西 | 香港香港 | 开封 | 湖南长沙 | 怒江 | 玉树 | 乐山 | 昆山 | 漯河 | 绥化 | 吉林 | 德州 | 吕梁 | 凉山 | 云浮 | 黔西南 | 张北 | 白沙 | 日喀则 | 乐清 | 巢湖 | 大连 | 图木舒克 | 平顶山 | 丹阳 | 宜昌 | 博罗 | 昌吉 | 邳州 | 山南 | 宿州 | 潜江 | 芜湖 | 乳山 | 陕西西安 | 衡水 | 昭通 | 塔城 | 保定 | 自贡 | 汕头 | 章丘 | 武威 | 张家口 | 三河 | 海拉尔 | 庆阳 | 张家口 | 青海西宁 | 青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