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秋瑾的最后三年:從女性解放到民族解放

            秋瑾的最后三年:從女性解放到民族解放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作者:吳先寧

            秋瑾(1875~1907) 
            秋瑾(1875~1907)

              秋瑾的最后三年:從女性解放到民族解放

              秋瑾“男女平權”的思想來源于“天賦人權、自由平等”的觀念。她認為,女子不但有和男子一樣的平等權利,而且堪為“醒獅之前驅”“文明之先導”,提出了把婦女解放與民族解放結合起來的深刻命題

              本刊記者/龐清輝  文/王一凡

              1907年7月15日凌晨,天還未放亮,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時刻。管牢的禁婆打開了浙江山陰縣監獄的單人牢房,一大群持槍的清兵涌了進來。憔悴的秋瑾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頭發,刑架兵給她戴上粗重的鐵鐐,將她的雙手反綁在背后。

              大批舉著火把的士兵簇擁著秋瑾,走到一公里外的古軒亭口。火光把陰森的刑場照得通明。五花大綁的秋瑾被處以斬刑,得年31歲。

              從7月13日下午被捕,到7月15日清晨被處死,僅僅相隔3天。秋瑾被害后,民間輿論群起抨擊浙江官府處理秋瑾案的種種野蠻行徑。“法制社會要求實現立憲”“以憲政精神抨擊就地正法”等各階層輿論的攻擊,令清政府狼狽不堪,幾無還手之力。

              僅4年后,辛亥革命的炮火,就響遍武昌城頭。

              加入同盟會

              秋瑾的革命之路,與許多男性革命者不同。“最初的激發,來自于對自己婚姻的不滿。”中國辛亥革命研究會常委理事、《秋瑾傳》作者吳先寧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1903年的北京之行是秋瑾人生的分水嶺。

              那一年,她的丈夫王廷鈞用錢捐了個戶部主事的小京官,帶著秋瑾去北京赴任。他們的鄰居是一位頗負文名且思想進步的女子吳芝瑛。吳芝瑛是清末著名的“桐城派”學者吳汝綸的侄女,丈夫廉泉也是個思想開明的人物,曾參加過康有為發動的“公車上書”。秋瑾與吳芝瑛情投意合,義結金蘭。

              通過吳芝瑛,秋瑾經常看到當時出版的一些新書、新報,接觸到一些新思想。《辛丑條約》簽訂以后,神州大地危象叢生,秋瑾讀了陳天華的《警世鐘》和《猛回頭》以后,深受感動,她稱陳天華是自己的“啟蒙開智”的人。她賦詩言志:“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以后, 秋瑾就穿起男裝,表示永不再穿清朝女服。男裝成為秋瑾的標志性服裝,她直到就義時仍身著玄色紗長衫。

              秋瑾的思想發生了飛躍,與整天沉緬于官場應酬和花天酒地中的丈夫,沖突越來越多。“知己不逢歸俗子,終身長恨咽深閨。”這是秋瑾對自己婚姻的感嘆。

              1904年2月,秋瑾在吳芝瑛家中結識了一個日本女子服部繁子。從服部繁子那里,秋瑾了解到日本女子學校的種種優點,她決定去日本留學。

              當年5月,“悲中國教育之不興,國權之不振”,秋瑾自籌旅費到日本留學。她說,她要學習救國家、救同胞尤其是兩億女同胞的本領。

              6月28日,秋瑾從塘沽登上日本人租借的德國客輪“獨立號”,踏上赴日旅途。

              由于丈夫反對,旅費短缺,她不得不乘坐三等艙。女扮男裝的秋瑾懷揣一柄短劍,和三教九流摩肩接踵,共處一艙,抵達日本。

              此時的日本正是明治維新以后,一切欣欣向榮,資本主義飛速發展,西方的民主、自由、人權思想廣為傳播。

              秋瑾首先進入日語講習所補習日語,第二年轉入東京青山實踐女校的清國女子速成師范專修科。在學校,秋瑾頑強苦讀,毅力驚人,別人都已熄燈就寢,她仍寫作、閱讀到深夜,每每寫到沉痛處,捶胸痛哭,憤不欲生。現收入《秋瑾集》中的詩文,很多是這個時期寫的。

              到日本不久,秋瑾穿和服,拿短刀,去照相館鄭重留影,以示與滿清決裂。學習之余,秋瑾積極參加當地留學生組織的各種社團活動,廣泛結交革命志士。她與陳擷芬發起的共愛會,提出了婦女解放的口號,是近代中國婦女最早成立的愛國團體。

              1905年8月,孫中山在日本成立同盟會。秋瑾所在的學校恰好與同盟會舉行籌備會議的地方在同一條街上。彼此接觸之方便可想而知,秋瑾就在這時結識了孫中山。

              不久,經馮自由的介紹,秋瑾在黃興寓所,履行了加入同盟會的手續。她舉起右手,肅立在桌邊,宣讀了入會誓言:“秋瑾當天發誓: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矢信矢忠,有矢有卒,如或渝此,任眾處罰!”宣誓完畢,由黃興教以同盟會員相見時的握手暗號和三種秘密口令。

              秋瑾對孫中山的革命方略非常信服。此后,她的思想,受同盟會政治綱領的精神影響頗多。

              這年12月8日,陳天華投海自盡。秋瑾受到很大震動,決定立即回國,直接參加反清斗爭。

              創辦《中國女報》

              1906年,秋瑾回到國內,在上海北四川路厚德里9l號租了房子,籌劃《中國女報》。

              秋瑾有著辦報的情結。1904年9月,她在日本創辦了《白話報》,以“鑒湖女俠秋瑾”為名,發表了《致告中國二萬萬女同胞》《警告我同胞》等文章,宣傳反清革命,提倡男女平權。

              辦報需要錢。秋瑾四處奔走,多方募集,又在報上大登廣告,號召大家入股。可是響應者寥寥無幾,到最后,只籌集到幾百元。秋瑾痛感中國婦女界的死氣沉沉,“簡直有點麻木不仁”。

              走投無路的秋瑾最后終于想到了一個“沒有辦法的辦法”。那就是到公婆家去籌款。她的公婆家很有錢,而娘家由于父親去世,在錢財上已經無力支持她。

              初冬,秋瑾回到湖南湘潭王家。公公知道兒子與兒媳之間鬧矛盾,而且已經分居,見到兒媳突然光臨,以為其回心轉意了,就熱情接待。

              秋瑾對公公說自己想辦學,但缺少經費,希望公婆家能給予資助。為了使兒子能和兒媳破鏡重圓,秋瑾的公公爽快地拿出一筆錢送給秋瑾。幾天之后,秋瑾又改成男裝,不辭而別。

              離家后,秋瑾即聲明脫離家庭關系,以免株連家庭。

              1907年1月14日,依靠這筆錢,再加上其他人勉力捐助的1500元錢,秋瑾在上海創辦了《中國女報》。

              《中國女報》是一種16開本的冊子,封面上畫著一個婦女,雙手高擎一面旗幟,象征著婦女的覺醒和前進。該報以“開通風氣,提倡女學,聯感情,結團體,并為他日創設中國婦人協會之基礎”為宗旨,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提出了成立婦女聯合會的主張。

              為了使當時大多數文化水平低、不識字的婦女能看懂聽懂,女報一律用白話文,并采用彈詞、歌曲等民間喜聞樂見的形式,生動活潑,通俗易懂。

              該報的絕大部分稿件都出于秋瑾之手。除“發刊詞”外,她還寫了《敬告姐妹們》《勉女權歇》《感憤》《感時》《精衛石》等政論和文學作品,編譯了《看護學教程》,被譽為“報界女才”。

              秋瑾在《中國女報》上試圖鑄造“國民”與“國民之母”的思想。她認為,“國民”大于皇權,男女亦平等——“改革專制政體,變成共和,四萬萬人都有主權來管國家的大事”,而在這四萬萬人之中,不言而喻包括二萬萬婦女。

              秋瑾“男女平權”的思想來源于西方“天賦人權、自由平等”的觀念,這也是孫中山三民主義中之民權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秋瑾認為,女子不但有和男子一樣的平等權利,而且堪為“醒獅之前驅”“文明之先導”。

              而彼時,在大洋彼岸,美國婦女尚在為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公民、獲得最基本的政治權利——選舉權,而開展著如火如荼的女權運動。要到1920年8月26日,憲法第19修正案通過,美國婦女才和男性一樣,獲得平等的投票選舉權。

              秋瑾旗幟鮮明地宣揚婦女人權,提出了把婦女解放與民族解放結合起來的深刻命題,無疑是那個時代的最高水平。至此,她完成了從女性解放到民族解放、從家庭革命到社會革命的破繭蛻變。

              據當時的報刊記載,《中國女報》一出版就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反響。有文化的婦女爭相傳閱,沒文化的婦女也設法請別人念給她們聽。大家熱烈地討論著報上的文章,還展開辯論。封建遺老們看了則大為震怒。

              6月17日,秋瑾從紹興寫信給朋友,說該刊第三期已編好,“約于此月,必行付印”。

              但,第三期卻永遠沒有付印之日了。

              “革命要流血才會成功”

              7月10日,秋瑾得到消息,清政府馬上要來抓捕她。

              這年4月,秋瑾在杭州的白云庵召開了浙江各會黨和軍學界首領的秘密會議,正式組建光復軍,推徐錫麟為統領,秋瑾自任協領。

              徐錫麟,1904年加入光復會,次年在浙江紹興創辦大通學堂。徐錫麟忙于革命,疏于紹興大通學堂管理,秋瑾遂接任學堂督辦。大通學堂全名“通師范學堂”,是1905年由徐錫麟、陶成章等創辦的,是借清政府廢科舉、辦學堂之機,以辦學掩護革命活動的基地。

              身為校長的秋瑾親任教習,每日到校,處理事務,騎馬帶學生到野外打靶,練習射擊技術,還有各種器械體操、野外爬山、泅河和夜行軍等訓練。

              清晨,激越的號聲將學員從床上喚起時,秋瑾已身著軍衣,懷藏手槍,腰佩倭刀,騎在馬上了。

              訓練學生的同時,秋瑾一直同徐錫麟秘密活動,準備在安徽安慶與浙江紹興舉行武裝起義。秋瑾的起義行動計劃是: 先拿下金華,再攻占杭州,如果杭州攻不下,再回師金華,出江西入安徽,與徐錫麟的起義部隊會合,再圖大事。該計劃雖然沒能實現,但時人曾給予高度評價:“服其布置之周,任事之勇,以為自革命以來,其預備固未有若斯之完美也。”

              7月6日,安慶起義爆發。徐錫麟刺殺了安徽巡撫恩銘,但起義失敗,徐錫麟被捕就義。

              10日,徐錫麟慘死的消息傳來,秋瑾痛哭失聲,不語不食。有人勸秋瑾立即離開紹興,也有人勸她前往上海,并為她在上海的法租界找了一處隱居的住所,她都一一拒絕。她說:“革命要流血才會成功。如滿奴能將我綁赴斷頭臺,革命至少可以提早5年。”

              秋瑾下令把大通學堂的槍支彈藥分散隱蔽起來,又在和暢堂的家中密室里燒毀了大量秘密文件,叫學生們各自回家。

              13日下午4點,清兵包圍大通學堂時,學堂里只剩秋瑾一人。

              秋瑾被連夜審訊,要她招出革命組織內情和同黨名單。她提筆在手,凝思片刻,先寫了一個“秋”字,這是她的姓。再催她寫,她又續了6個字,這就是100年來的名句:秋風秋雨愁煞人。這也是秋瑾唯一的“筆供”。

              1907年7月15日凌晨,秋瑾被處于“即行正法”,飲刃軒亭口。

              秋瑾被斬引起了巨大震動。軒亭口是殺江洋大盜的地方,而當時對婦女行刑,最嚴重的是絞刑,沒有斬刑。

              民間輪番轟炸秋瑾案:“欲殺則殺,欲捕則捕,欲搜查則搜查。不必有證,不必有供,不必按律。”又從抨擊秋瑾案出發,轉而質疑清政府預備立憲的決心與前途,不斷呼吁:“今日之天下,非實行立憲不足以挽回之。”這是日暮途窮的清政府難以承受的巨大壓力。

              參與搜查、審訊、行刑的山陰知縣李鐘岳,在秋瑾斬首3天后被撤職。他在杭州賦閑期間,經常流著淚,獨自凝視、默誦密藏的秋瑾遺墨“秋風秋雨愁煞人”。不到100天之后的10月29日,李鐘岳自殺身亡。

              與秋瑾案相關的其他官員被調到地方任職時,當地鄉紳上書拒絕。出行時,需軍隊保護而行,“然沿途之人焚燒錠帛、倒糞道中者,均罵聲不絕”,令他們又驚又懼。

              民心所向,勢不可當,注定了滿清滅亡的命運。

              辛亥革命成功后,孫中山多次表彰秋瑾的革命事跡,兩次到杭州憑吊秋瑾墓。他在紹興各界歡迎會上發表的演講稱:“為推翻專制、建立共和,紹興有徐錫麟、秋瑾、陶成章三烈士,于光復事業,功莫大焉!”  ★

              (本文寫作參考了歐陽云梓《秋瑾評傳》、吳先寧《秋瑾傳》、郭延禮著《秋瑾研究資料》、秋燦芝《秋瑾革命傳》等書。)

              勉女權歌(1907年)

              我輩愛自由,勉勵自由一杯酒。男女平權天賦就,豈甘居牛后。愿奮然自拔,一洗從前羞恥垢。若安作同儔,恢復江山勞素手。

              舊習最堪羞,女子竟同牛馬偶。曙光新放文明候,獨立占頭籌。愿奴隸根除,智識學問歷練就。責任上肩頭,國民女杰期無負。

              由“家庭革命”而達至“政治革命”

              在辛亥的志士和英烈中,秋瑾是很獨特的一位。她本是一個出身于書香門第的無憂才女,本來會成為李清照式的閨閣詩人而寫入文學史;但是婚姻的不幸、時代風云的激蕩,催生了她個性中豪俠而剛烈的一面,多種復雜因素使她走上了排滿反清的革命之路。所以她的同時代人說她是經由“家庭革命”而達至“政治革命”。

              對同盟會宗旨更側重于“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方面,這是秋瑾、徐錫麟等光復會領導人的一個特點。這一特點,與江浙地區在明清之際抗清斗爭最激烈、最持久,遭受滿族統治者的鎮壓迫害最慘酷有關;也與這一地區王宗羲、劉戢山的民族主義思想的傳播有關。

              吳先寧(中國辛亥革命研究會常委理事、《秋瑾傳》作者)


            ·上一篇文章:唐朝公主如狼似虎:竟曾“霸占”過詩人王維
            ·下一篇文章:美女宰相,“情場”怎么“玩賄賂”?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mingnv/11929174449AA32E26869A317A7C0KD.htm


            相關內容

            無相關新聞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阿里 | 文山 | 酒泉 | 广州 | 枣阳 | 项城 | 焦作 | 滁州 | 日土 | 泰兴 | 漯河 | 西藏拉萨 | 郴州 | 新沂 | 台南 | 泰州 | 丽水 | 固原 | 沧州 | 通辽 | 铜陵 | 普洱 | 锡林郭勒 | 邹平 | 江西南昌 | 宝应县 | 延安 | 杞县 | 泰州 | 茂名 | 新疆乌鲁木齐 | 汉川 | 琼中 | 淮安 | 普洱 | 呼伦贝尔 | 辽阳 | 中卫 | 广饶 | 巴音郭楞 | 益阳 | 惠州 | 广安 | 周口 | 永州 | 偃师 | 日照 | 阜新 | 抚顺 | 宝应县 | 库尔勒 | 巴彦淖尔市 | 开封 | 阿勒泰 | 陕西西安 | 衡水 | 百色 | 佛山 | 香港香港 | 黑龙江哈尔滨 | 屯昌 | 定西 | 东方 | 石嘴山 | 来宾 | 达州 | 四平 | 阿拉尔 | 肇庆 | 东莞 | 昌吉 | 中卫 | 澄迈 | 曲靖 | 宁德 | 安岳 | 临沂 | 莱芜 | 改则 | 日喀则 | 河源 | 自贡 | 铜仁 | 襄阳 | 中卫 | 佛山 | 龙岩 | 大庆 | 聊城 | 扬州 | 衢州 | 衡水 | 楚雄 | 天门 | 宣城 | 巢湖 | 巴音郭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