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中國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個皇帝

            中國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個皇帝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紅潮導語:明熹宗時的太監魏忠賢來了,他把玩權利的本領似乎更強,被御封為九千歲。順魏者昌,逆魏者亡,魏忠賢利用“廠衛”殺人制造冤假錯案,終于讓明熹宗朝代成為中國歷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個皇帝。

            歷朝歷代以來,宦官擅權、禍國殃民的事都不少見,但為禍最烈者要數明朝。其實,從一開始,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就知道宦官擅權是朝政不修的源溯,因而未雨綢繆,只是讓宦官們為自己端茶端尿,或者整整檔案而已,“古時此輩所治,止于酒漿酰醢、司服守祧數事。”而其他事宜朱元璋如超人般皆親自大包大攬,不讓宦官們沾一點邊。

            因而,在朱元璋時期,太監除了端尿送茶的機會,是沒有任何玩一把權力的機會的,即使有,也沒有人敢玩,朱元璋制定的那些“太監守則”可不是好玩的,“內臣不得干預政事,預者斬!”違者是死路一條。

            被壓低了官階,不得兼外臣的文武職銜的宦官們,老老實實地謹記著“太監守則”中諸如不準有公文、私書往來,殿內殿外都不準“泛言及朝政”等等制度,并每天不忘瞻仰朱元璋懸于宮門上的明示著不許干政的警戒的鐵牌。甚至,連書也是不敢讀的,因為皇帝老子朱元璋不讓。

            自古有“女子無才便是德”,難道朱元璋受到啟發,認為“讀書越多越反動”了?從政施政者向來多為高智力者,朱元璋不能不防啊。因此,他收一些愚頑未啟,茅塞未開的幼童來當太監,讓他們一點書底子也沒有,徹底把一些可能滋長的反動苗頭扼殺在萌芽狀態。

            后來,迫于宦官要管理典簿文籍,不識字就攬不了這活的現實,朱元璋對這條政策有所松動,允許太監也可以識字,但政治還是不可以講。

            朱元璋對宦官的管理是公認的嚴厲。可是,“智者千慮,必有一失”,讓朱元璋死不瞑目的是,他的所有努力都在他后代人的手里毀于一旦了。后來宦官不僅成為皇權卵翼下禍國殃民的一股特殊勢力,他們的威福還遠達宮門之外,滲透到明朝的各個角落,人數呢,也突破了歷朝歷代的記錄,高達數萬之多。“奄宦之禍,歷漢、唐、宋相尋無已,然未若明之為烈也。”(黃宗羲《明夷待訪錄》)明朝的太監們不僅為明朝奪得了歷史宦官干政之冠,還創造了一個太監禍國殃民的巔峰時代。

            從永樂朝始,宦官的天空就變了顏色,宦官遮天的手就越來越大。漸漸受到重用的宦官們,翻身了的宦官們,終于有機會玩一把權力了。你皇帝老子朱元璋先前不是不讓宦官讀書嘛,現在我有權了,我偏讀,我還請建專門的學校請專門的老師來教我。永樂皇帝時為太監們請的還是臨時性質的教師,到朱瞻基宣德年間時,太監讀書成了一種“制度安排”,有專門的學校,名為內書堂,并且專門配備翰林院的官員來擔任教師,待遇可不是一般的高。

            難道真的是讀書越多越反動嗎?能識文斷字的太監們,開始是從內書堂出來的太監王振,為名正言順地掌權,在正統七年公然毀去朱元璋禁宦官干政的鐵牌。他“導帝用重典御下,防大臣欺蔽”(《明史·宦官傳》)。后來,還把皇帝的“簽字權”也攬過來了。簽字權在手,還有什么不能到手的?太監不僅僅是夜夜臥在權力之榻側了,而是臥在了權力之榻上。

            接著,明熹宗時的太監魏忠賢來了,他把玩權利的本領似乎更強,被御封為九千歲。順魏者昌,逆魏者亡,魏忠賢利用“廠衛”殺人制造冤假錯案,終于讓明熹宗朝代成為中國歷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朝代。

            但魏忠賢讀的書倒不是很多,說他是讀書越多越反動似乎有點缺少依據。如此說來,其實沒讀多少書或者說不讀書都是可以起浪的。那么,明朝的太監起浪,究竟是什么原因?劉誠龍先生著文說:“太監那么反動,是讀書讀得多嗎?恐怕不是那回事,真正的原因是皇帝授權授得多,朱元璋只授與他們端茶端尿,最多是整理檔案,所以沒幾個反動,后來呢,秉筆批朱的‘文治權’,東廠西廠的‘武功權’,收稅收租的‘財政權’,提拔降黜的‘組織權’,‘一切權力歸太監’了,自然也就越反動了。你看,這也叫做讀書越多越反動?不,是權力越多越反動!”原來,權利才是最反動的。


            ·上一篇文章:趙佶之死:畫家為什么不能當皇帝?
            ·下一篇文章:漢武帝的另類“亂倫” 兄弟姐妹同吃同睡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king/1312411573371K4GEHFDHBF7BHE6F9A.htm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江苏苏州 | 德宏 | 辽阳 | 雄安新区 | 衡阳 | 台南 | 廊坊 | 乐平 | 广元 | 孝感 | 琼海 | 松原 | 公主岭 | 黔东南 | 桂林 | 西藏拉萨 | 商洛 | 焦作 | 福建福州 | 东营 | 和县 | 百色 | 铜川 | 湖州 | 衡阳 | 喀什 | 台中 | 甘南 | 南通 | 惠州 | 日照 | 扬州 | 黔南 | 苍南 | 铜陵 | 淮北 | 威海 | 三沙 | 楚雄 | 朝阳 | 喀什 | 肥城 | 天水 | 海拉尔 | 滨州 | 双鸭山 | 海南海口 | 兴化 | 吉安 | 温州 | 东莞 | 娄底 | 朔州 | 大同 | 乌兰察布 | 南京 | 张掖 | 新疆乌鲁木齐 | 邹城 | 岳阳 | 山南 | 正定 | 泗阳 | 渭南 | 厦门 | 喀什 | 毕节 | 河源 | 陵水 | 乐清 | 新疆乌鲁木齐 | 兴化 | 日土 | 沛县 | 高密 | 泉州 | 泗阳 | 恩施 | 垦利 | 泸州 | 瓦房店 | 高雄 | 贵港 | 韶关 | 果洛 | 茂名 | 上饶 | 顺德 | 兴安盟 | 榆林 | 信阳 | 信阳 | 保山 | 石狮 | 平顶山 | 桓台 | 文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