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秦國王太后營造的床上外交

            秦國王太后營造的床上外交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以前我侍奉男人時,他如果只用大腿壓在我身上,我感到很累;他要是全身壓在我身上,我卻一點也不嫌重。”
               
                說這話的人不是青樓女子,而是戰國時期大秦國的王太后。聽這話的對象不是嫖客,而是外國使節。講這話的目的也不是總結床上的技巧,而是闡發外交的政策。
               
                《戰國策韓策》上所記錄的這個片斷,堪稱中國所有嚴肅的歷史著作中最不正經的文字。后世很多歷史學家對這段記述表示出強烈不滿。清代學者王士楨在其筆記《池北偶談》中評價:“此等淫褻語,出于婦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載于國史之筆,皆大奇!”
               
                秦宣后以性交的體位來打比喻,可以說是信手拈來。但她所面臨的外交困局,卻根本不是這么輕松。
               
                當時,楚國圍困了它北面的韓國,韓國屢次向其西面的秦國求救,但秦國卻不愿意施以援手。最后,韓國派出了一名叫尚靳的使者。尚靳把唇亡齒寒(這個成語出自《左傳僖公五年》)的道理對秦昭王講了一遍,意思就是韓國如果被滅,對秦國也沒有好處。當時垂簾聽政的昭王的媽媽宣太后,覺得這個尚靳挺有文化,就對他講了文章開頭說的話,原文是:“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大腿)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意為“缺少不累”,雙重否定);盡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韓,兵不眾,糧不多,則不足以救韓。夫救韓之危,日費千金,獨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宣太后沒受過教育,話兒有些糙;但理兒(以其少有利焉)卻不糙。其所言房中技巧實際上是現代物理學上的壓強定理——壓力與受力面積成反比,即當壓力一定時,受力面積越小,壓強越大。
               
                可惜,宣太后畢竟不懂物理學,因此她沒搞明白壓強的原理。她打比方的意思是想說,相比于全身,大腿要小,但壓在人身上卻更有力。所以,可以用“小”的付出換取“大”的效果。這里犯了一個科學上的錯誤。因為不管是用大腿撐在宣太后身上,還是全身趴在宣太后身上,壓力都等于她那男人的體重,是一定的,也就是說投入并沒有變化;變化的是投入的形式和方法。用腿撐著的姿勢受力面積小,壓強自然大。但是,這無論如何不能推導出可以“少花錢多辦事”的結論,而只能說“同樣的投入可以有不同的結果”。所以,“少有利焉”的結果是可能的,但這與宣太后不愿“日費千金”的想法沒有必然聯系。
               
                宣后是戰國時期楚國人,《史記秦本紀》稱其姓琇(音“秀”)氏,但在《穰(音“讓”,二聲)侯列傳》中又稱宣后的弟弟魏冉“其先楚人,姓羋氏”,羋(音“米”)是楚國的國姓。歷史上習慣把宣后稱為羋八子,這應該是宣后的號而非名。
               
                羋八子似乎不是出身于楚國特別有權有勢的家庭。這從她“八子”的封號上就能看出來。秦國后宮爵列八品,正嫡稱后,妾稱夫人,之下又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長使、少使之號,八子的身份并不高。而當時楚國是大國,如果是王室宗親的女子嫁到秦國,斷然不會享受這么低等的待遇。由此我們可以推斷,這樣一個沒有背景的女子,不會是政治婚姻的媒介,所以她靠的應該是南方女子的姿色了。
               
                羋八子嫁的人是秦惠文王,這位爺在位期間最大的政績,是將曾經主持變法的商鞅五馬分尸。秦惠文王主政二十七年,孩子也多,他死后太子繼位,史稱秦武王。盡管羋八子與先王有三個兒子,但秦惠文王一死,惠文后就開始收拾后宮里的小妖精,羋八子的兒子贏稷立馬被送到燕國當人質。所以,以羋八子的境況,這輩子本來是沒什么指望了,能善終已是萬幸。但這時,一個意外的機會出現了。
               
                秦武王身體倍兒棒,吃嘛嘛香,卻不務正業,好角力。公元前307年的一天,他帶著一群哥們跑到周王室所在的洛陽,要看看神州九鼎。周王室雖然名義上還是天子,但各諸侯早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周王室當時最值錢的家當,也就是這代表天下九州的九座寶鼎了。可秦武王卻把寶鼎當杠鈴,非要與人比試。他不知道,這鼎不僅重達千斤,而且是神器,最后武王在挺舉時,髕骨被寶鼎壓折,并導致嚴重內傷,當晚就在洛陽驛站里吐血而死。
               
                秦武王僅僅在位四年,年紀輕輕就意外死亡。更要命的是,他還沒有子嗣,王位只能由他的弟弟繼承。這就激發出很多人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改朝換代不過是一個人的事,但自古至今卻都是天下最大的事情。道理很簡單,這位“一把手”代表(至少是他自以為代表)了天下的人。正因為茲事體大,所以中國人在道德、法律等方面制度設計最嚴密的,就是一把手的更替。在正常情況下,它保證了王朝內換代的穩定。但意外總會給人帶來驚喜,創造機會。
             
               對于羋八子來說,她的老公惠文王一死,大秦國就跟他沒什么關系了。但武王的突然死亡,卻又讓她看到了希望。本來,她的婆婆惠文太后和武王的嫡妻魏后,要立公子贏壯為接班人。羋八子卻想拿自己的親兒子贏稷來賭一把。
               
                在這場賭博中,羋八子的同母異父弟弟魏冉投進了血本。當姐姐還在以自己身體侍奉秦惠文王時,魏冉就以自己身子骨效忠秦國了,而且他一直與燕趙兩國保持不錯的關系。在羋八子姐弟的策劃下,在燕國為質的贏稷由燕趙兩國出面,被護送回了秦國。由此,秦國開始了一場長達三年的王位爭奪戰,史稱“季君之亂”。羋八子的膽識魄力在這場內亂中得以充分體現,加上這時已掌握兵權的魏冉的鼎力協助,最后姐弟倆在這場豪賭中勝出,贏稷繼承王位,史稱秦昭襄王(簡稱秦昭王)。順理成章,羋八子成為王太后,史稱宣太后。
               
                秦昭王即位時十九歲,按道理完全可以親政。但宣太后不知是心疼兒子還是心疼權力,一直在后宮控制政權,開了中國歷史上“垂簾聽政”的先河。為了不致大權旁落,宣太后把大秦幾乎變成了自己家鄉楚國人的天下——他的異父弟弟魏冉被封為穰侯,她的同父弟弟羋戎被封華陽君,她的娘家族人向壽成為秦國的宰相,她的兒媳、昭王后自然更是楚國的公主了。在這種情況下,秦昭王想過“一把手”的癮,恐怕也不容易。
               
                朝政安排妥當,時年應該在三十六七歲的宣太后開始精心營造自己的后宮生活。最令人稱奇的是,她的床上生活不僅僅是滿足生理需要,于己有利,而且是真正把床變成了外交舞臺,于國有助。本文開頭所記述的宣太后“性交與外交”的比喻,不光是說著玩的,宣太后是真正的身體力行者。
               
                位居中原西部的秦國本是戎狄之后,在秦國的西北方,有一支叫義渠的匈奴族部落。秦惠文王時,義渠名義上歸順秦國,但仍有自主行政權。公元前306年,秦昭王繼位,按禮制義渠王前來朝賀。《史記匈奴傳》和《后漢書西羌傳》均記載,在這次朝賀后,宣太后和義渠王就好上了,他們還曾經生過兩個兒子。
               
                至于宣太后如何把外交搬到了床上,史書不載,但道理卻不難理解。首先,羋八子替兒子奪位雖然剛獲成功,但地位不穩,國內時局還在動蕩,她急需要有力的幫手。即使不能幫忙,也絕不能再添亂。其次,義渠歸順于秦,基礎并不穩固,加之剛剛即位的昭王年紀又輕,難于服眾。這個蠻荒部落隨時可能反叛,那秦國的麻煩就大了。所以必須要籠絡住。第三,義渠王當時年輕力壯,加之又是匈奴異族,別有一番男人的情趣。這對于年輕守寡的成熟婦人,其誘惑力恐怕難以抵擋。如此于己于國都有利的事情,想不讓它發生都不可能。
               
                從這對姐弟戀(從輩分兒上“母子戀”都夠了)的結果上看,他們在初期的交往是非常密切的,否則以宣太后的年紀,很難連生兩個兒子。但這兩個兒子的最后下落卻都不詳。“只講耕耘,不問收獲”,這也許是宣太后床上外交的原則吧。
               
                宣太后以性交辦外交的創意很成功,在她接下來長達三十多年的實際掌權時間里,義渠部落果然沒有找秦國的麻煩。這樣,秦國得以無后顧之憂,東征西討,壯大國力,成為諸侯中的一霸。當然,這也從側面說明義渠王對于這位為他犧牲色相的大姐姐是很仗義的。
               
                但宣太后就沒有那么仗義了。歷史上幾乎所有帝王身邊女人付出的色相、情欲,都是為政治和權力服務的。公元前272年,宣太后實際執掌國政已經三十五年,她當年與義渠王暗通款曲的條件都不復存在時,這位年逾七旬的老太婆開始對三十多年的老情人下手了,情場就變成為戰場。
               
                《后漢書西羌傳》稱:“周王赧(音“南”,三聲)四十三年(即昭王三十五年),宣太后誘殺義渠王于甘泉宮,因起兵滅之,始置隴西、北地、上郡焉。”《史記匈奴傳》則記為“宣太后詐而殺義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滅義渠。”“誘”也罷,“詐”也罷,反正義渠王是給騙來的。這一方面說明宣太后年老色衰之后,他們來往可能不很頻繁了;一方面也表明義渠王對老情人還是心存感念的。
               
                甘泉宮位于今天陜西淳化縣城北甘泉山,現在仍存有漢朝甘泉宮的遺址,這里當時應該是宣太后的行宮。而義渠部落位于今天甘肅北部,兩者的直線距離在五百里左右。義渠王能夠承受長距離翻山越嶺的勞頓,想來年齡也不會太高。所以我斷定他當年與宣太后私通時,不過是個二十來歲的愣頭青,這時的年紀應該不超過六十歲。
               老情人相見,一個是六十老頭,一個是七十老嫗,不知是否還會憶起三十多年前的鴛鴦紅帳。但可以肯定的是,這次是一番血影刀光。即使他們還曾躺在床上,那張床也從外交的舞臺變成殺戮的刑場。
               
                對于年老的宣太后來說,殺義渠王,是因為他的地盤比這個人更加有誘惑力。當位于甘肅寧夏一帶的義渠領地全部被秦國收入版圖后,秦國不再有任何的后顧之憂。
               
                老邁的宣太后不再有以性交辦外交的本錢,但她卻有支配男人的更大本錢——權力。當義渠王僅僅是個男人時,她并不在乎,因為她的后宮里有很多供她享用的男人。這其中最著名者,叫魏丑夫。當然,從生理年齡上講,這些男人應該不是她床上使用的工具,而是逗這位老太太開心的滑稽名伶。魏丑夫的名字就像一個專演丑角的戲子外號。
               
                宣太后非常寵愛魏丑夫,總是讓他陪伴左右。公元前265年,她病篤將亡時,還曾發出狠話:“為我葬,必以魏子殉!”(《戰國策秦策》)魏丑夫聽說老太太要讓他陪葬,嚇壞了,趕緊找大臣庸芮為他說情。
               
                庸芮見宣太后問:“死者有知覺嗎?”宣太后說:“當然沒有。”庸芮接著說:“你還算明白。可既然死后無知覺,您為什么要把平生所愛的人,陪葬給沒有知覺的死人呢?如果人死后有知,那么您的老公秦惠文王這幾十年來,得積攢多少對您的憤怒呀。您到了陰間,補過還來不及,哪還有時間跟魏丑夫尋歡作樂?”這番話還真把宣太后嚇住了,魏丑夫逃過了一劫。
               
                庸芮敢對權傾一時的宣太后說這等陰毒、兇狠的話,一方面是宣太后已經行將就木,反抗不了了;更重要的是,這時的宣太后已經歸政給兒子秦昭王,她已經沒權力了。
               
                《戰國策秦策》載:“今義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以身受命。躬竊閔然不敏,敬執賓主之禮。”據此說法,那么宣太后在殺死老情人、征伐義渠之后,就開始讓兒子親政了。這樣,她垂簾聽政的時間是三十六年。還有學者認為,直到公元前266年,秦昭王任用范雎為秦相,并采用他的計謀,將宣太后的黨羽全部肅清時,秦昭王才算控制住了權力。按此說法,宣太后實際控制秦國政權長達四十一年。
               
                公元前265年10月,同時用權力和男人滋養了大半輩子的宣太后病逝,終年應該是七十七、八歲,絕對的高壽了。
               
                畢竟是自己的親娘,從十九歲熬到六十歲,坐了四十多年冷板凳的秦昭王依然孝心可嘉,將母親下葬在酈山,而且造了大批真人大小的泥俑和車馬隊伍作為陪葬。宣太后的長壽基因無疑遺傳給了他,之后他又踏踏實實當了十五年的秦國“一把手”,直到公元前251年死去,名義在位時間長達五十六年。不要小看這位爺,他的曾孫就是千古第一帝——秦始皇嬴政。給嬴政開始打下統一中國基業的,實際是他的這位祖爺爺昭王和祖祖奶奶宣太后。


            ·上一篇文章:我為慈禧整理遺體:是一具裸露的干尸
            ·下一篇文章:揭秘中國歷史上唯一童養媳皇后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hougong/1310835728A1KA4B65GD69I90381D2.htm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大连 | 茂名 | 大庆 | 汉中 | 邹平 | 嘉善 | 鞍山 | 东方 | 南京 | 云浮 | 潜江 | 玉溪 | 喀什 | 庄河 | 阜阳 | 中山 | 玉溪 | 章丘 | 如皋 | 锡林郭勒 | 汕尾 | 三河 | 鄂尔多斯 | 宁德 | 安徽合肥 | 惠州 | 荆州 | 信阳 | 清远 | 台南 | 衡水 | 威海 | 灌南 | 汕尾 | 清徐 | 丹阳 | 姜堰 | 上饶 | 阜阳 | 阜新 | 东方 | 台州 | 衡阳 | 烟台 | 吐鲁番 | 海南 | 延边 | 松原 | 如皋 | 大丰 | 象山 | 张家界 | 枣庄 | 威海 | 六盘水 | 柳州 | 南京 | 兴安盟 | 汕头 | 贵港 | 阿拉尔 | 眉山 | 赵县 | 淄博 | 荣成 | 淮北 | 泸州 | 晋江 | 阿里 | 河北石家庄 | 南阳 | 仁怀 | 海东 | 铁岭 | 顺德 | 韶关 | 林芝 | 燕郊 | 玉溪 | 金昌 | 屯昌 | 克孜勒苏 | 义乌 | 晋城 | 咸阳 | 郴州 | 肥城 | 庄河 | 芜湖 | 灌南 | 乳山 | 汝州 | 驻马店 | 克拉玛依 | 伊春 | 湘潭 | 保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