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揭秘楊貴妃如何親自為安祿山洗澡

            揭秘楊貴妃如何親自為安祿山洗澡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天寶十載(751年)正月初一,是安祿山的生日。提前一天,玄宗賞賜安祿山金花大銀盆等等無計其數的珍寶。貴妃也賜給安祿山幾車的寶物。

                在安祿山生日的當天,玄宗和貴妃又賜給水、陸、空各類食物、香藥等無數,全用金銀器皿盛裝,最后干脆連盒子一齊都贈送給了這個干兒。

                正月二日,玄宗在安祿山原官銜上再加封河東節度使,云中太守兼充河東節度采訪使;就連安祿山的祖母、母親全都被封為國夫人;還為安祿山的十個兒子賜名;封安慶宗為衛尉少卿,安慶緒為鴻臚少卿兼范陽郡太守,安慶宗加秘書少監,安尚榮義郡主,改任太仆卿。

                正月十五夜,玄宗和貴妃在勤政樓設宴觀燈,特地為安祿山在御座東邊擺設一個座位。群臣只能坐在下邊。安祿山為了顯示自己的特殊禮遇,不時掀起簾子,左顧右盼。

                安祿山的得意忘形,引起了吉溫和太子李亨兩人的注意。

                宴會后,李亨避過貴妃,悄悄勸諫玄宗說:

                “天子面前沒有人臣供坐之禮,陛下寵信安祿山,將來必為后患。”

                “‘祿兒’相貌奇特,朕想以恩寵厚結其心,為我所用,你不必擔憂。”

                “安祿山左右說安祿山一次酒醉之后,變成了一個‘豬龍’。‘豬龍’再變就是龍,將為害不淺,請陛下千萬提高警惕啊!”

                “‘豬龍’不足為慮,成不了大器,我兒盡管放心好了。”

                李亨提出安祿山手下為安祿山杜撰的‘豬龍’故事,目的是想引起玄宗的重視,防備安祿山,見其不為所動,還想再勸諫。這時,廣平公主哭哭泣泣地推門進來。玄宗非常驚訝地問:

                “女兒為何哭泣,莫非駙馬欺侮你不成?”

                “不是駙馬,而是楊家兄弟姐妹。”

                “怎么回事兒?細說原委。”

                “昨夜女兒去觀燈,楊氏五家結成大隊爭闖西門。楊氏家奴揮鞭開道,將女兒打下馬來,駙馬趕來救護,也被打了幾鞭。請父皇為女兒作主,嚴懲兇奴啊。”

                “惡奴如此狂妄,竟目無皇族。高力士,傳旨,將惡奴杖殺,太不像話了,眼里還有我這個皇上嗎。”

                廣平公主破涕為笑,謝過父皇,告辭回家。

                李亨見發生了與楊家有關的事,估計貴妃可能馬上就到,怕再要說下去,玄宗不高興,就急忙告退了。

                果然,李亨前腳出門,貴妃后腳就到,為杖殺楊氏家奴的事來找玄宗抱打不平說:

                “陛下不問事非曲直,僅聽一面之詞,就杖殺楊家家奴,于理不公。”

                “公主金枝玉葉,豈能遭家奴侮辱。朕不看貴妃的面子,家主也難脫干系。”

                “陛下既然給我三分薄面,光杖殺妃族家人,卻一味偏袒公主,外人今后都會蔑視楊家。蔑視楊家,就是蔑視臣妾,蔑視臣妾,就是蔑視陛下,不知陛下可曾想到這樣處理后引起的連鎖反響和后果?”

                 “愛妃謀算深遠,言之有理。朕決定免去廣平公主駙馬程昌裔官爵,以后不許朝拜。”

                “陛下英明公正,妾代楊家謝謝。”

                貴妃急忙差人將玄宗新的決定通知楊家。

                安祿山獲知楊家家奴被杖殺的消息,急忙進宮,向貴妃表示慰問,并送上天山靈芝,說要當“琵琶弟子”。女人喜歡恭維、投其所好、為悅己者容的天性,使貴妃對安祿山的來訪,顯得非常高興,熱情招待,相對就餐。安祿山心里這個樂啊,此后經常以學琵琶為名出入后宮,或與貴妃對餐,或切磋研究《胡旋舞》,想贏得貴妃的歡心,并多次向貴妃表忠心,愿為貴妃赴湯蹈火,粉身碎骨,大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之感。沒多久,宮內有人悄悄說貴妃行為不檢點,議論安祿山和貴妃有奸情。安祿山怕影響太壞,引起玄宗的疑心,就慷慨解囊,向宮內侍從贈送金銀財物,乘機和一些人調情。

                玄宗對貴妃和安祿山的事也有耳聞,但他置若罔聞,不予理睬,他相信他的貴妃很單純,不會干那茍且之事。

                貴妃對安祿山如此看重,自有見地,當初答應和安祿山結為母子關系,就是為自己的后事著想。她知道將來玄宗年紀大了,總有一天會撒手人寰,宮廷內免不了要爭斗流血,安祿山手握天下精兵,身兼要職,是自己被立為國母、或皇太后和立于不敗之地的有力保障。隨著時間的推移,安祿山地位越來越重要,她越發感到當初的決定是非常的明智正確的。她利用自己高超的交際手腕,把個喜好自己美色的安祿山玩于股掌之上,可望而不可及,只能在下邊急得團團亂轉,吃不到嘴里,卻又不愿善罷甘休,更不想輕易離開。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明朝太監為何敢性騷擾守寡皇后?
            ·下一篇文章:荒淫隋宮:宣華夫人同侍父子兩帝王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hougong/13102201934KC5E6114FKHB18BEFH07.htm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信阳 | 湘西 | 澳门澳门 | 贵港 | 舟山 | 烟台 | 鄂州 | 唐山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雅安 | 武夷山 | 桐乡 | 辽阳 | 湛江 | 阿拉善盟 | 曹县 | 朔州 | 蓬莱 | 济宁 | 招远 | 咸宁 | 东台 | 乌海 | 扬州 | 咸阳 | 百色 | 杞县 | 阿勒泰 | 宜都 | 莱芜 | 任丘 | 聊城 | 五家渠 | 广州 | 承德 | 赵县 | 盘锦 | 莱州 | 铜川 | 仁寿 | 三明 | 济源 | 厦门 | 宜宾 | 项城 | 垦利 | 博罗 | 商丘 | 大同 | 临海 | 慈溪 | 新余 | 灌南 | 西双版纳 | 内江 | 石狮 | 鹤壁 | 聊城 | 崇左 | 资阳 | 孝感 | 池州 | 辽阳 | 酒泉 | 德清 | 平潭 | 三亚 | 改则 | 姜堰 | 临猗 | 常州 | 沧州 | 江门 | 大连 | 丹阳 | 辽宁沈阳 | 阜新 | 保亭 | 滁州 | 万宁 | 龙口 | 三门峡 | 鄢陵 | 高密 | 遵义 | 凉山 | 保定 | 荆门 | 雄安新区 | 四平 | 临沂 | 新泰 | 安吉 | 屯昌 | 昌都 | 包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