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nu id="vtmap"></menu>
    2. <meter id="vtmap"><samp id="vtmap"></samp></meter>
      <menu id="vtmap"></menu><meter id="vtmap"><ins id="vtmap"><rp id="vtmap"></rp></ins></meter>
    3. <address id="vtmap"></address>
      <cite id="vtmap"></cite>
          1. <code id="vtmap"></code>
            <code id="vtmap"></code>

            感人鬼故事——冥妃傳說

            感人鬼故事——冥妃傳說


            來源:網絡  作者:佚名

            走進了浴室,不停的沖刷著赤裸的身體,水順著肌膚滑動,一滴一滴的沿著光滑的肌膚游走。而我,不停的清洗著其腰如緞的黑發,一絲一縷,不停的環繞在指尖。梔子花的清香彌漫在熱氣中,讓我疲憊的身體一點點的得到松弛,肌肉也不再繃緊。

            就像在他的懷里,寧靜而安逸。魁梧而又修長的身段,總能包裹著嬌小的我。一雙就如同冥府一樣陰冷的眼睛,永遠也讀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也無法去揣測什么。我迎面向水淋去,拼命的想甩開他的影子,想沖刷掉關于他的種種記憶,可是怎么也揮不去他的影子,揮不掉我斷然而去,他最后流下的,那雙凄楚而憤怒的眸子,那幅模樣是永遠不該出現在他臉上的,永遠也不該……我將龍頭旋轉到冰水的盡端,刺骨的冰水涌了出來,滲透了全身,讓我洗盡所有關于他的信息,直到一個巨大的噴嚏響起,我才急忙的跳出了浴室。

            客廳里的電話聲,此起彼伏的響著,我裹了一件紗衣就跳了出去,一只雪白的大狗擋在我的面前,看上去一身的疲憊。我瞇著眼睛望著它,看來它已經把我交代的任務辦完。

            我一手拿起電話,一手撫摩著它的頭,它安靜的凝視著我,用它漆黑如夜的眼睛,如同它的主人。我閉上眼睛,不再注視這雙漆黑而清澈的眸子。

            “你好,我是雪依,請問有什么事嗎?”我客氣的詢問。

            “我有件事想拜托你。”對方應該是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我揣測道。

            “請說,如果是我能夠作到的事,我一定盡量而為。”每次的開場白總是沒有變化,我都聽得麻木了。

            “我想找我妻子,我想企求她原諒我,也希望她能放過我,我不是有意背叛她的。”

            “先生,你找妻子,應該去找偵探,而不是找我。”我有些氣憤,妻子不見了,才想到去找,就像他一樣。

            “她死了,……在我的面前自殺了。”他半天在斷斷續續的說道。我驚詫了,然后喘了一口大氣。

            “我能幫你一些什么忙嗎?”他找上我,應該知道少許我的底細,要不,也不該找上我。

            “是靈嫂叫我來找你的,她說這個忙你能幫得上。”原來是靈嫂,她是我的同行,唯一不同的,也許就是我比她的道行深一些。

            “告訴我她自殺的地點和時間。”

            “上個月的11號,從我們家的12樓的樓頂上跳下去的,你能幫我嗎?”他懷疑的問。

            “不知道,可以告訴我你的地址嗎?”

            “長安街45號A棟大廈。”

            我迅速的記下地址,“OK,明天晚上我會過去的。”我迅速的掛斷了電話,因為不太樂意和這樣的男人接觸一些什么。

            “你有話對我說,是嗎?靈翼。”我望著剛從冥府送魂回來的它。

            “冥王,問你好嗎?然后讓我好好照顧你,托我把雪缽衣帶給你護身。”我看了一眼雪缽衣,這是冥妃的官服,上面覆有他大量的靈力,穿上它,百里之類的鬼魂無法再靠近我,又如何讓我去送鬼?我瞄了一眼靈翼“還叫你傳了什么話。”

            “你們一百年的承諾就將到期了,如果你依然未回心轉意,他將還你自由身,你不用在逃避殿下了。”我苦澀的微笑,這不是我所期許的嗎?盼了一千年的自由,即將到手。

            “殿下不會在騷擾你的生活,你也不會在異樣別人深長的目光,你會得到生老病死的,你所向往的自由生活。”靈翼嘴角綻著笑容。

            “夠了,不要說了,靈翼,你去給我跑一趟這個地址,看著個女鬼還在嗎?如果在,給我轉告她,明天子時我會去找她,這段時間不許鬧事,要不我會讓她嘗試灰飛湮滅的滋味,還有給我查一些資料,為什么這個女人會自殺。”我感覺自己的聲音越來越低沉。

            靈翼嘴里嘀咕著:“你這個軟心腸,恐怕連傷鬼都不忍心,還會讓鬼灰飛湮滅,我看你別被鬼打得灰飛湮滅才好。”

            我不吭聲的瞪視著消失的靈翼,把手交替的抱著自己,不停的想著他所說的話。然后把頭顱埋在膝蓋里面,我輕咬著唇瓣,睫毛不停的顫動,水霧彌漫在眼中,強忍著不讓眼中的淚掉落一滴,只是隨著回憶,灑落在心底。不知不覺,我已經為他在一百年里,貯了一心海的思念,恬靜而透亮,為他蓄了一心海的柔情,溫婉而繾綣。可是這些都是我不愿意傳達,給那個任性而頑固的男人,那個至高無上的王者。天下的人都要成服于他,而我偏偏要背道而馳,我想教會他什么是情深似海。可是他依然是至高無上王者,而我,依然是我。思緒慢慢的,慢慢的走遠了……

            清晨,赤白的光亮,讓我睜不開雙眼。等到了適應陽光的沐浴,我才漸漸的舒醒。一夜的卷曲讓我的肉身麻木不堪。沒有打理就睡去的頭發,現在已經蓬松得像一團棉花,無數的大小節,就如同我和他永遠也理不開的心結一樣。梳理著長發,靈翼不知不覺的出現在我面前,讓我著實的嚇了一掉,不由得埋怨它的一聲不響。

            靈翼看了一眼我,然后讀出我心理面所想的。“你也不能夠怪我,我是靈獸,又不用走路,天天飄來飄去的,你要我如何發出聲音啊!為了陪你這個小女人,我和我老婆分開了一百年了,天天給你辦事,給你這個不付責任的鬼卒送鬼,才能回家看看老婆。”靈翼大吐苦水。

            “又不是我想的,你可以馬上回去啊,去那悠遠,陰深的地府。”我白了它一大眼,我知道它不是不想,只是有王命在身。他們兩夫妻,是為我而生的,一個必須保護我的靈魂,一個必須保護我留在冥界的元靈。“對不起,是我欠你的,如果有機會,我會償還的。”

            它憤怒的看著我,“我們是為你而生的,也許沒有了你,王不會把靈力,注入給我們兩塊守護石上面,我和雷羽也只能遙望,而不能相首。”

            “那你們該感謝我,不是嗎?”我觸摸著它白皙,光滑的毛,“為我作的決定感到不明白。”靈翼低下了頭,“你為什么一百年不愿意去見王,每次看見他提起你,總是很憂傷。”

            我沖它笑了笑,“沒有原因的,好了,別說我和他。告訴我,你查的結果是什么?”我梳理著打了許多節的頭發,頭發長了就是麻煩,不像過去,總有人幫我梳理,無論是為人,還是為他冥王的妻子。

            “女人叫王芊,今年三十歲,死亡時間是上個月11號下午,原因是跳樓自殺。當時在場的人很多,可是沒有一個人能勸服她。她丈夫有了外遇,對象懷了他丈夫的孩子,要求他丈夫和她離婚,可是她不答應,那個女人就以自殺來要挾她的丈夫,后來她砍了那個女人兩刀,把女人要挾到她家的天臺,準備和那個女人同歸于盡,結果最后一秒,她放開了那個女人,在她孩子和丈夫的面前,跳樓自殺了。”靈翼一邊說,一邊描述著當時的情形。

            雖然我是個鬼卒,可是我最怕血淋淋的場面,聽得我直犯惡心。“夠了,我知道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要我陪你去嗎?”

            我擺了擺手,拿了一件很薄的單衣出去了。

            夜很暗,實有實無的星星點點閃爍著,孤獨而寂寞。站在屋頂上,想著當時那個女人也站在這個屋頂,瞄了一下樓底,想象了一下當時的死狀,身體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寒戰。她為什么會選擇從這跳下去,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并且還當著自己孩子的面前。

            一個女聲幽幽響起,“是你找我來的嗎?”

            我轉過頭,“你是王芊”我上下打量著這個女鬼,她有一副很清秀的五官,嬌小的身材,是那種屬于賢妻娘母的女人,為什么有那么大的怨氣去拿刀殺人呢?又有那么大的勇氣從這么高的樓層跳下去。

            “我是王芊。你是誰?”

            我輕輕的微笑,為她扶平恐懼,讓她顫抖的心靈得到一絲溫暖。“帶你走的人。”

            “你要帶我去哪里,我哪都不去。我只想看著我的孩子,守著他。”她悲哀的說。

            “你既然這么愛她,為什么在他面前自殺,你知道這樣會使他,幼小的心靈永遠存在著母親自殺的行為。”我激動的說,一點憤怒,一點對孩子的憐憫之心。切膚之痛,就像當年我母親殺了父親,然后自殺的一幕重演一樣。

            “我也不想的,就是那個女人,她毀了我的家,毀了我這么一個溫馨的家,我要殺了她。”女鬼越來越激動,鮮紅的眼睛,悲怨的怒吼聲響撤了這寧靜的黑幕。

            我輕輕的哼起曲子,這是她每天夜里都會唱給她兒子聽的催眠曲,“快快睡啊!寶貝,窗外天已黑,小鳥歸巢去,太陽也休息。快快睡啊!寶貝……。”

            她漸漸平靜了下來,嘴里不停的叫著孩子的名字。“我們可以好好聊聊,有些事堆積在心里多了,便會爆發的,人一樣,鬼也一樣。”我柔柔的說,順著風,我也飄起來,然后坐到了天臺的邊緣上,拍了拍旁邊的位置,過來。

            王芊坐了過來,“你很漂亮,像個屬于夜的精靈。”

            “謝謝,你是第一個如此形容我的人。”我羞澀的笑了一下,被女人夸,這還是第一次。“你為什么會自殺,不介意告訴我嗎?”我輕笑,透著溫柔。

            “為了我愛的人,當年我20歲,不顧母親的反對嫁給他,那時候真的很幸福,我們為了生活努力著。什么好吃的都留給對方,我心疼他,他憐惜我。沒有錢,我們卻過得很幸福,沒有玫瑰,我們卻擁有愛情。生活好了,我和他一起努力的公司走上了正軌,父母承認了我們的愛情。面包有了,愛情也有了,我以為我會快樂的生活在他所編織的愛情童話中,可是他卻背叛了我,背叛了我們的愛情。我恨他,我恨那個女人,我努力了這么多年。她卻毀了我們完整的家,我給了丈夫改過的機會,可是她每天都來騷擾我的家庭,我受不了了,便拿刀殺了她,一刀,兩刀,血,鮮紅的血,好多好多。”她激動的描述著。“我跳下去了。最后一秒,我看見丈夫的目光,那一瞬間我發現他依然是愛我的。雖然只有剎那間的幾秒,我發現舊日的愛戀,依然柔迷盈醉。多想,當時多想伸手在擁住他,在擁住那如夢幻的時光。可是什么都沒有了,有的只是丈夫在我尸體旁的懺悔,幼兒在耳邊的呼喚。”

            “為什么,人總是認為,死了便沒有了痛苦,萬事終了。其實死了痛苦依然存在,反而加深了,周圍的人也陪著你痛苦,何苦呢?奈何橋上無數的女人不斷的徘徊著,依然在尋找她們生前依戀,和尋找的人。為什么活著的時候在等待,死了還是要等呢?長久的無奈,長久的哀怨,癡癡的等,苦苦的盼。”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個,唯一不同,他們只有幾百年的等待,錯過了一生,還有一世。而我呢?等待了百年又復百年。每天都在奈何橋的一端守候,盼來了他,又要送走。送走了,又癡癡的等,苦苦的盼。不停的期望著他的出現,望夫石,這個名字真好聽,千年,我夠了,也累了,倦了。原來作為王者的女人,除了要擁有與他匹配的氣質,還得擁有一顆蒼老的心,還有等待千百年的毅力。“你愛他嗎?恨他嗎?”我心中浮現淡淡的哀傷。

            “我愛他,一點也不恨,愛他愛得自己蒼老,死的瞬間,我才發現原來愛一個人是不容背叛的。可以請你幫個忙,帶我去見他,我想告訴他,我已經原諒他了。”她望著我,眼里沒有了仇恨,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女人想見戀人的哀容。那是我臉上也常常浮現的面容。我點點頭,左手拿起了長明燈,右手拉起她透明的手,向樓下走去。

            我敲了敲她家的門,給我們開門的是一位中年男人,他看起來仿佛一下子變得蒼老十幾歲,一種飽經風霜的感覺。直覺告訴我,他就是她的丈夫。孩子坐在沙發上,看著我進來,他微微的一笑,“是媽媽,媽媽回來了。”


            ·上一篇文章:恐怖鬼故事——血玉鐲子
            ·下一篇文章:恐怖鬼故事——下雨的平安夜別走四樓


            轉載請注明轉載網址:
            http://www.bjwebseo.com/news/gui/07327165445K2922BH67D6F9JC9HAI0.htm



            五分时时彩平台五分时时彩主页五分时时彩网站五分时时彩官网五分时时彩娱乐 桂林 | 眉山 | 台北 | 九江 | 蚌埠 | 福建福州 | 湖南长沙 | 扬中 | 南京 | 兴安盟 | 武夷山 | 安阳 | 衡水 | 日照 | 广安 | 咸阳 | 绍兴 | 大庆 | 锦州 | 义乌 | 临夏 | 定州 | 五指山 | 锡林郭勒 | 永康 | 惠州 | 琼中 | 姜堰 | 百色 | 涿州 | 菏泽 | 海南 | 慈溪 | 六盘水 | 濮阳 | 芜湖 | 海门 | 洛阳 | 辽宁沈阳 | 阿坝 | 咸宁 | 如东 | 鞍山 | 泰州 | 临汾 | 厦门 | 贵州贵阳 | 武威 | 长葛 | 乌兰察布 | 馆陶 | 榆林 | 亳州 | 葫芦岛 | 忻州 | 姜堰 | 长兴 | 烟台 | 临汾 | 景德镇 | 汉中 | 鄢陵 | 韶关 | 梧州 | 包头 | 山南 | 和田 | 山南 | 深圳 | 池州 | 金昌 | 日照 | 云南昆明 | 海南 | 石狮 | 桐乡 | 凉山 | 宜宾 | 靖江 | 百色 | 牡丹江 | 五指山 | 宝鸡 | 邵阳 | 招远 | 锡林郭勒 | 大连 | 红河 | 黔南 | 运城 | 韶关 | 湘西 | 湘西 | 柳州 | 明港 | 姜堰 | 临汾 |